這些年來當了太多次評審,還是頭一回遇到有人說我尖酸刻薄,老實說我挺高興
的,我是說真的。這代表我不再鄉愿,而是一針見血,只是創作朋友不見得懂而
已,這對我來說覺得可惜,他們或許不知道這年頭有多少人捧著自己的作品到我
跟前希望我給建議,多少人去多少文學營希望我多說點東西不要只是說笑話。

哈。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