壅和宮  

有多少年其實我也不去想了,我不像你,總可以這樣去計算。

是不是很疼痛,我也故意忘記了。

 

帶著恨活著,比打破恨來得輕鬆許多,而這樣的我在你的眼中,卻還是不對的。

我們困在彼此的籠子中。你探出頭我也想掙脫,到頭來我們還是原本的你、還有我。是嗎?

 

你怎麼會以為我都不知道你。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