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那一天之後,李筱如幾乎沒有跟我說話。

從這麼接近的地方觀察她,跟遠遠的看她感覺很不一樣。




有時候我甚至會有錯覺,是不是從那一天之後我就成了隱形人,一如往常般沒辦法引起她的注意,而我更不可能主動開口跟她說話。




反倒是坐在我後面的張雅婷偶爾會拍拍我的肩膀,告訴我桌沿的書包掉了,或者是把考卷傳給我,或者是跟我借課本。


張雅婷的成績一向不是頂好,但是跟我差不多,在班上都屬於中後半段,不是成績最優異的。




「李昇家,可以借我生物課本嗎?」

「好,等一下要還我,我要看。」

「嗯。」



然後繼續走在升學的軌道上面,這班列車壓過軌道發出的聲音大得可以讓一個年


輕人在書本中淹沒。



坐在我旁邊的是肥齊,一個胖胖很可愛的人。

從他坐到我旁邊之後,我發覺其實看書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常常看著看著,他就會往我的書本上看。然後不知道手裡拿著自己的講義或者課本是為了什麼。




「我的課本比較好看嗎?」我這樣問他。

「也還好。」

「那你一直看著我的課本,乾脆借你好了。」

「好。」



十分鐘過後,他又開始往我這邊看。



「又怎麼了?」

「沒有啊。」

「既然這樣,我們再換回來好了。」

「好。」



最後,乾脆他拿我要看的書,我拿他要看的書,然後自修的時間就這樣兩個人歪


著頭看著彼此手中的課本,一直到下課為止。



「你們兩個在幹嘛?」下課的時候張雅婷問我。


「看書啊!」

「那幹嘛不看自己的?」



我看看肥齊,肥齊也看著我,不知道怎麼回答。




「因為家花哪有野花香。」肥齊說。

「大概是這樣吧。」



張雅婷聽了之後,掩著嘴不停地笑。

肥齊看到張雅婷這麼笑著,竟然開始生氣。



「我們是很認真的。」

「嗯,這是他說的。」我這麼回答。



張雅婷的斜坡,大概已經瓦解了吧。我們開始在下課時間交談,如果肥齊沒有睡著的話,我們會一起聊天,說說考試內容,說說自己希望考上的學校。




但是,多半時候我會注意李筱如在哪哩,有時候劉孟麟經過教室門口,我也會趕緊尾隨出去,因為他會經過我的教室,代表有事情跟我說。


有時候是讓我看他新買的Call機,有時候是給我聞聞他跟他爸幹來的雪茄,有時候只是找我陪他去買飲料。




但是,我並不會抽煙。

上次用兩塊錢跟他買的煙,還放在我書包前面的夾層裡頭。


因為,我不想被老師盯上。



或者,我是不願意當時幫我說話的李筱如尷尬。如果我被抓到抽煙,那就代表之


前那一次我很有可能抽煙,那麼李筱如就是刻意替我說話,這樣子感覺很糟糕。很像爬到屋頂被鄰居歐巴桑告密一樣。




張雅婷的斜坡瓦解了,我的陡坡也幾乎崩塌。

這一次的更換位置,我發覺我的生活不再像以前一樣的煩悶。




一直到下一次更換位置。

這一次,是換到不一樣的地方去,因為三年級停課了。




A段班的人全部都被換到有冷氣的圖書館裡頭看書,其他班級的人則是停課回家


自己讀書。

那年是一九九八年,我在冷氣房裡頭讀書。

特別的一九九七年過去了,世界末日沒有到來,我還是繼續看書。




然後,李筱如離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umijan 的頭像
fumijan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