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到生命滴答、滴答地死去,我沒有抱歉,--

  只是哭的好累,好累。』





















  胖虎留給我們的第三首詩。我不知道生命是怎麼死去的,我連他是怎

  麼開始的都不知道。唯一可以說出的,就是男生脫光了衣服,女生也

  脫光了衣服,然後鏡頭拍到房間的某一個角落,就到了隔天。



  過沒多久,也許電影字幕會出現個『一年後』,或者『之後』,就有

  一個新的生命呱呱墜地。



  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麼病,怎麼會總是胡言亂語一大堆。也

  許這樣的生活方式對我是好的,讓我不會把太多東西放在心上,至少

  不像胖虎這樣,總是把太多東西放在心裡,一直到了最後,我們還是

  不知道胖虎究竟想些什麼。



  胖虎告訴我,他已經開始寫小說了,在第三次模擬測驗之後。

  『你瘋了啊?考試都快到了,你還寫小說咧!』我百思不解。

  「你想不想看?」

  『神經病,你可不可以花點時間背英文單字啊!』

  「你想不想看?」



  當時我沒有看。

  對現在的我來說,當時有沒有看他寫的小說,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

  不管如何我也沒辦法回去告訴胖虎,嘿,傻小子,給我看看吧。



  第三次模擬測驗成績出來之後,林庸敏是我們之中最好的。全班第三

  ,有夠厲害。鍾沛文也不差,排名也相當前面,比較令我意外的,是

  阿道的成績進步相當多,如果數學可以加總計分的話,他的成績恐怕

  會超過我。



  從跨年那天之後,阿道似乎放下了所有的東西,對於課業認真地完全

  不像莊正道,好像被什麼認真的傢伙附身一樣,每天都專心在課本上

  ,我也不好意思打擾他。



  愛情的力量真偉大。





  思璇的成績卻稍微往下跌了一些,也許在戀愛中,女生受到的影響,

  往往會比男生大一點吧。這是我的推測,事實如何我也不是很清楚,

  或者是思璇忙著教育阿道,於是疏忽了自己的部分也說不定。



  胖虎的成績沒啥起色,上英文課的時候,偶爾還會打瞌睡,即使英文

  老師的麥克風聲音大到會讓人在課堂中驚嚇到閃尿,胖虎還是可以睡

  的很感人。



  中午,我買好的東西準備回班上用餐,當然也多買了林庸敏的那一份

  。從跨年那一天之後,我假裝什麼事都沒有一樣,還是如同往常一般

  。我不斷猜想自己為何會做這樣的事情,現在想想,有點好笑。也許

  ,我只是為了證明自己真的是好人罷了。



  我的生活費沒辦法如此支撐多買一個人的中餐,於是慢慢的,我也替

  自己買了麵包,於是每天到了傍晚,我總會有點肚子餓。



  『謝謝。』她說。

  「不小心而已,別放在心上。」我假裝很瀟灑地笑著。

  『你今天唱什麼歌給我聽呢?』

  「今天啊,今天……」



  我開始唱歌給一個人聽。也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我每天都會想

  一首歌,也許是老歌,也許是流行歌,也許是我自己亂哼亂唱的。偶

  爾忘記歌詞,反正就隨便啦啦啦帶過,林庸敏倒也不會在意。



  最誇張的一次,我唱『小虎隊』的紅蜻蜓給她聽,歌詞我忘的七七八

  八了,有一大段都是亂啦亂啦的帶過,林庸敏聽得笑了出來。



  「很難聽嗎?嘿嘿。」我不好意思地。

  『不會,只是覺得很可愛,很溫馨。』

  「這可是我小學時候最愛的歌呢。」我驕傲地。

  『真的嗎?好特別喔。』

  「我小學的時候,運動會要表演,就是唱這首歌,然後帶著很可愛的

  舞蹈動作,全校一起表演喔!」

  『真的嗎?』她笑著,『那你還記得表演的動作嗎?』

  「記得!當然記得。」我說,「不過如果表演給妳看,妳大概會跌倒

  吧。」

  『真的嗎?好想看呢!』

  「還是不要了,其實我早就忘記了。」

  『真可惜,我真想感動地跌倒哩!』



  我們的童年也像追逐成長的風,輕輕地吹著夢想慢慢地升空。

  歌詞有一段是這樣的。



  我升空了嗎?

  我想沒有,我被困在這裡,動彈不得。



  不知怎麼的,我又想起了阿南。

  他的夢想是什麼?

  或許,他的夢想就被掩埋在無敵霹靂砲的殘骸裡面。



  唱著唱著,我有點想哭。













  □











  我第一次看見胖虎哭,是在補習班樓下,阿道習慣抽菸的那個騎樓前

  面轉角。那天不是很冷,穿著的外套沒辦法留在身上。會熱。



  那天最後一堂沒課,是自修時間,胖虎從前一堂下課之後,就不見蹤

  影,困在教室的我,也一籌莫展,只能等著時間過去,然後匆忙下樓

  尋找胖虎的蹤影。



  阿道必須載思璇回家,雖然他也是一臉焦急。

  『沒關係,我會找他的。』我拍拍阿道的肩膀。

  「麻煩你了。」他表情嚴肅地點點頭。



  我也沒有花多少時間,只看見胖虎一個人蹲在騎樓的角落,表情木然

  地望著遠方發呆。我走了過去,他似乎沒看見我一樣,眼神空洞地維

  持原本的姿勢。



  一動也不動。



  我摸了摸口袋,丟了個銅板在他身前的地板上。

  「拿去吧。」

  他抬頭看了我一眼。『嗯?』

  「不是在等人施捨嗎?」

  『謝謝你。』



  胖虎把銅板撿起,往我身上一丟,我伸出手,敏捷地將銅板抓牢。

  「幹嘛呢?」

  『沒事。』



  我在他身旁,跟著一起蹲了下來,拍拍他的肩膀。

  「肚子痛?」

  『沒事。』

  「貧血?」

  『沒事。』

  「大姨媽……」

  他揍了我一拳,還挺有力的,應該真的沒事。



  「我是說,大姨媽是你媽媽的姊妹。」

  『說真的,聽你說話,心情好了一點。』

  「那是當然,我是人間笑料製造機。」

  『謝謝你。』

  「謝啥啊,一直謝來謝去。」



  九點五十三分,我看了一下手錶,確定了時間。

  「幹嘛不回家咧?」

  『我家在小金門。』他說,『很遠。』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怎麼不回宿舍?」

  『我家在小金門,好遠啊。』



  胖虎哭了。我有點手足無措地呆呆蹲在原地,不知該怎麼辦。

  面對人流眼淚,我是最沒辦法了,尤其還是個壯漢。



  「有什麼事,說出來會比較好。」我說。

  『沒事。』

  「你說嘛,說出來也好。」



  胖虎看著我,也說不上是哭。只是流眼淚,很簡單的流眼淚,我也不

  知道如何形容那種簡單,就好像吃麵拿著筷子,穿鞋子綁鞋帶一樣簡

  單。



  有的時候我會覺得,這個時候的胖虎,就已經不是原本的那個胖虎了

  。我知道這種說法很怪,畢竟胖虎還是胖虎,還是那個從金門來的,

  很單純,人很好的洪克堯。



  我就待在那裡陪著胖虎流淚,而這也是我唯一可以辦到的。

  我試著想停止他流淚的動作,直到我發現流淚對胖虎來說,反而是一

  種解脫的時候,我知道我不可以阻止。



  一旦我阻止了,也許被眼淚圍住的脆弱才會真正地潰堤。

  這樣不好,難過還是必須守住某種關卡。

  這點是我很久之後才發覺的。



  胖虎情緒稍微平復了之後,擦了擦眼淚。

  『我現在留在這裡,會不會是一種浪費?』他問我。

  「怎麼會呢?」我說,「沒有人是浪費的。」

  『我覺得,我恐怕要浪費我母親對我的期待。』

  「沒事的,還有時間,還可以努力的啊。」

  『你看到我的成績了。』他說。

  「看見了,還有進步的空間啊,幹嘛洩氣?」

  『我今天打電話回家。』



  胖虎的母親,身體不舒服。

  胖虎不知道該不該報告自己的成績,突然間又很想回到家鄉去。

  我不太知道這種感覺,桃園離台北太近了,不像金門跟台北的距離。



  「好好加油就好了。」我說。

  『我想回去照顧我媽。』胖虎說。



  我想回去照顧我媽媽,我覺得自己很沒用。

  胖虎不斷重複這句話,聽得我都快哭了。



  當煩惱越來越多,玻璃彈珠越來越少,我知道我已慢慢的長大了。

  我在胖虎耳邊唱著,我知道,有一天我們會像紅色的蜻蜓一樣飛著。



  胖虎跟著我一起哼著,在跨越十八歲那條線之後,我們好像真的長大

  了。煩惱,似乎也越來越多了。







  『走吧。』我說,『今晚住我那裡。』

  「等一下。」

  『怎麼了?』

  「我蹲太久,站不起來。」



  我笑著,胖虎也笑了。

  十八歲,十九歲啊。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umijan 的頭像
fumijan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