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 Sat Jun 28 02:15:55 2003













  我和她吵架,真是該死。



  如果早知道會這樣我就一定不會跟她爭吵。







  嘿嘿,發生那麼多事情以後,我開始發覺很多靈異的事情會發生在我的身上,不



  管是什麼,總是跟我有關係,一次,一次,又一次。



  很多時候我覺得害怕,不過害怕也無濟於事,還是得要去過每一天。







  每一天?



  你沒看錯,可以過每一天。







  你知道嗎?



  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樣,你先聽我說。





  每一天喔,是每一天。



  你一定以為我又要說什麼嚇人的事吧!其實沒有,這只是很單純的一個,日記吧



  ,我想。你們一直聽我說一些靈異的事,不會煩嗎?會吧,我就說吧。那,今天



  又是什麼事情讓我想要告訴你們呢?









  回到一開始。我在說我跟她的事。



  那天晚上,我的耳朵莫名的痛了起來,還會流出一點液體,看起來是之前受傷的



  地方又開始發炎了,早知道我昨天晚上就不要拿挖耳朵的東西猛掏。



  這個不是重點,不是。







  隔天早上,我很快的叫她起床上班,你知道,她是要上班的,我不必。



  因為我的電腦就是我的工作場合。好了,廢話太多。







  她一開始是很慵懶的態度,我看得念頭都歪了,不過時間有點來不及,我只好勉



  為其難的跟她去刷牙漱口,準備騎車載她上班去。









  「你今天下班的時候不必來載我。」



  『為什麼?』



  「因為我要自己回家去一趟。」



  『我也可以載妳回家啊!』









  她沒說話。沒有。



  我按奈自己即將發出的火氣。其實這其中一定有鬼。









  晚上我也真的沒去載她,她甚至連一通電話也沒打給我,一直到晚上八點,九點



  ,十點,十二點。





  我有些害怕。



  你知道,誰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搞不好是不是什麼意外的。最好不要。









  『喂,妳在哪裡?』



  「等等,我等等打給你。」



  『我等妳很久了,什麼重要的事,要我繼續等?』











  嘟,嘟。



  電話被她掛掉了。







  十分鐘後,我再打一次。











  「您撥的號碼暫停使用,請察明後再撥,謝謝。」









  不是吧!



  我很生氣,這傢伙不知道在搞什麼,我氣得滿肚子大便。



  滿肚子大便怎麼辦!你還問我啊,當然是去廁所大便啊。不然想憋到腸破胃爛喔



  ,真是。







  所以我先去大便。



  在廁所,我遇到了我親愛的妹妹。







  『幹!我要先上廁所啦。』



  「喔。」









  奇怪了,這傢伙什麼時候那麼好說話?我很疑惑。



  決定一探究竟,今天怎麼大家都怪怪的。







  『欸,今天我馬子不會來,妳要不要吃宵夜,我請客,妳去買。』



  「你在說什麼?」



  『幹嘛,我出錢,妳去買妳還嫌喔?』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啦,什麼你馬子不會來。」









  咳。這是怎麼一回事?



  





  妹妹很快的去買了串燒回來,我看著熱辣辣的肉串,想到阿麗最喜歡吃串燒,而



  且每次都要我幫她咬掉肉串上的蔥。打個電話給她你看怎樣?



  總不會這樣就不打給她,搞不好是因為電話費沒繳,突然被停話,她應該也很急



  吧!









  打到她家裡去,她說她要回家的。









  「喂,阿麗!」



  『你哪位?』



  「銬腰,我是誰?妳是故意的還是怎樣?」



  『先生你有什麼事嗎?』



  「妳是,阿麗?」



  『你打錯了。』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我拿著電話,呆了半晌。這,是我迷糊了嗎?







  我檢查自己的手機,查看一下電話簿,電話線,還有電源。



  然後我點了一根菸到陽台去,就是之前可以看到對面倒吊女鬼的陽台。







  幹!這時候我在說我發生的事,你可不可以不要問我女鬼的事!



  有啦,我還是看得到啦,我習慣了啦,幹!







  阿麗,消失了?



  還是,大家聯合起來整我?



  我不相信,所以我吃完串燒(基本上抽完菸也不太有胃口)就拿了車鑰匙,準備



  直接到阿麗的家裡去找她。







  我在中正路上繞了十五分鐘。









  我忘了她家在哪裡了。



  糟糕。



  是太久沒去嗎?還是,她根本就不存在?







  我真的很後悔跟她吵架,真的。



  早知道我應該多關心她一點的。









  回到家裡,我發覺一些不一樣,我出門的時候燈是開著的,因為我知道我還會回



  來,不可能關掉。或許是妹妹省電,把它關了吧!別想太多。





  說到這個,我不關燈是因為我家客廳裡面,總是有一個男鬼,他的眼睛是綠色的



  ,在黑暗中特別明顯,也特別嚇人。



  所以我一定不會犯這個錯誤,怎知道被無心的妹妹關了燈,我只能從他,那個男



  鬼的旁邊經過,還必須忍耐不要被他嚇人的兩顆綠眼珠嚇到。







  我知道,男鬼很清楚我可以看到他,所以他有事沒事還會故意嚇我一下。



  今天他很安靜,一樣飄在小矮凳的邊邊,沒說什麼,兩顆綠眼珠也沒有往我這裡



  瞟。







  我走到樓梯,卻發現妹妹倒臥在樓梯的第二階,頭髮凌亂,拖鞋只穿了一只,另



  外一只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



  我直覺想到那個綠眼珠男鬼,馬上走回去開門瞪著那個男鬼。







  他還是看都不看我一眼,這時候我多麼想被他嚇一下,至少我可以替我妹妹反抗



  些什麼,這情形看來不是他幹的,他應該沒有嚇妹妹。









  嘿嘿,結果我被嚇到了。



  我關上門一回頭,一顆女人頭在我面前飄過去,我直覺以為是妹妹醒了,可是一



  轉眼的功夫那顆死人頭又不見了。嘿嘿,死人頭。







  我覺得頭皮發麻,故做鎮定的拍拍妹妹。









  『喂,喂喂,醒來啊!』



  





  大概一分鐘,妹妹動也不動。



  我很擔心她的安全,想抓一下她的脈搏。



  嘿嘿,你知道,摸心跳太下流了,畢竟還是自己的妹妹。









  我一碰到妹妹那雙手,覺得冰冷異常。



  心裡一顛,不是吧?妹妹不會……





  我搖搖頭,告訴自己往好處想,不要驚慌,不要失措。



  冷靜是現在解決問題的不二法門。



  好,所以我深呼吸。當時如果我早知道,我也不會做那麼多前置工作。









  我拍拍妹妹的臉,也是冰冷一片,那濕濕涼涼的感覺讓我的心沉了一陣,強忍著



  難過的心情,把妹妹翻過來。





  銬腰啊!現在我擔心都來不及了,誰想得到「不要破壞命案第一現場」這句話?



  你真的很煩耶,哪天換做是你,我看你會不會那樣冷靜。







  我慢慢的,把妹妹翻過來,腦中想著一切最不好的狀況,想讓自己心裡有底,也



  盤算著待會報警,該怎麼跟警察說明,又應該怎麼跟父母解釋。



  妹妹可是來我這裡暫住沒多久,竟然就遭遇這樣的事,我真的很難過。









  我慢慢地,翻過來。







  一張慘白的笑臉,那表情我怎樣也不會忘記。



  兩顆血紅的眼眶,看不到眼珠,汩汩不斷流出黃色濃汁﹔我剛剛摸的手,現在竟



  然黑色一片,好像是烏青,被什麼抓爛了一樣﹔另外一隻手,突然朝我的手抓過



  來,我一緊張,放開我的手,往後退了一步。







  碰!







  我撞到東西。原本以為是撞到門,可是那感覺不像撞到門那麼厚實,我心裡有底



  ,也不敢回頭,先往前走兩步(當然僅可能離開趴在那裡的那個東西),然後回



  頭。









  一個穿著中山裝,滿頭白髮的老人,拿著他的柺杖,不斷的插自己的肚子,我可



  以很清楚的看到他肚子裡黑色的一條一條的東西,流出來,還有「噗哧」,「噗



  哧」的聲音。





  我嚇了一跳,回過身去,準備從後門逃跑。



  一個趴在地上,長髮在地上拖啊拖的女人,頭低低的朝我的方向爬過來。



  這下子我真的沒地方可以逃了,我只能閉上眼睛,心中暗念一些心經,準備以最



  虔誠的心情解救自己。













  突然。



  一切安靜。





  我等了好一下子,什麼聲音也沒有。



  只聽到我的呼吸聲。









  過了大約一分鐘,我把眼睛張開。



  這大概是我除了國中作弊被抓以後,最後悔的一件事。







  趴著的女人(樓梯那個),綠眼珠男鬼,插自己肚皮的中山裝老人,爬啊爬的女



  鬼,一時間都湊在我的附近,上上下下,尤其是綠眼珠的男鬼,眼睛真噁心。



  爬啊爬的那個女鬼,還慢慢的抬起頭,我聽見「喀」,「喀」,「喀」的聲音,



  慢慢的,抬頭。







  那張臉,爛得我看連她老母都不認得她,實在噁心。



  我忍不住,一噴得把肚子裡剛剛吃的宵夜都吐出來。









  一吐,什麼都不見了。



  我趕緊上樓,趁機打開二樓妹妹的門,她正睡的香甜。



  我走到三樓房間,打開門之前先慢慢確定沒有東西在門後嚇我。



  當然,我也不想說出來嚇你。







  沒東西,我走近我的床。



  阿麗在床上。











  「你去哪裡?怎麼那麼久!」



  『妳…,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懷疑是我的幻想症又開始,所以不敢多說,就當一切都沒發生。



  總之,先睡再說。











  「嘿嘿,你都不會懷疑,我怎麼進來的嗎?」



  『妳到底是誰?』









  我從床上跳起來。









  「下次看你敢不敢跟我吵架。」



  『妳到底是誰?』











  阿麗慢慢的,轉過身去,沉沉睡著。



  打呼聲綿長,細密。







  我也準備睡著,半夢半醒。



  迷糊狀態下,我好像聽到阿麗的聲音。











  「你都不懷疑,我怎麼進來的?嘿嘿嘿。」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umijan 的頭像
fumijan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