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 Fri May 9 05:12:58 2008











  在我房間裡頭,兩箱啤酒。不算多。

  我房間有個小陽台,我知道今天晚上這陽台會發爐,就像很多年前我

  們四個人到北港朝天宮拜拜的時候,那個香爐一樣。



  大家天南地北胡說八道,連小右都來了。我很驚詫。

  我不能說不快樂,但也絕對提不上快樂。只是很慣性地像往常一樣在

  這樣的日子做這樣的事,唯一的不同是我們再也不是學生,也永遠沒

  辦法煩惱那些雞毛蒜皮的鳥事。



  『人說世間百苦千苦,莫如相思苦。又說眾生萬劫皆可渡,只有癡情

  佛難贖。』饅頭說,然後看著我。



  「你不要每次都說些奇奇怪怪的話。」我說。

  『老闆,看看小右,難道你還不懂得警惕自己嗎?』

  『哇賽,我抽個菸也中槍。』小右抗議。

  「油條跟你說什麼?」我轉身過去看著油條。

  『我什麼都沒說喔,我發誓。』油條舉起手。



  也許酒酣耳熱了,打打鬧鬧也習慣了。

  小右莫名其妙中槍之後,表情有點怪怪的。

  我們說好不提的東西有三個。



  一,斗六鬼故事。

  二,小右的『外套』。(外套是一首歌)

  三,饅頭被偷的摩托車。



  『小右的外套』是在大學三年級的時候發生的。

  那個女孩我見過,是在一次聚會當中,我還記得那天很冷。

  非常冷,在去陽明山的路上。



  我知道那個女孩給小右的痛。我知道,卻好像被什麼東西剪開一樣,

  也沒辦法拼湊出太多輪廓。



  『雖然說這個有點掃興。』小右開了一瓶啤酒,『喀』的一聲。

  「那就不要說吧。」我很認真。

  『掃興一下也大不了你小不了我的,擔心什麼?』油條說。



  小右笑了,大口咕嚕了啤酒之後,坐了下來。



  『她結婚了。』

  「啊?」我瞪大眼睛。

  『你是說真的嗎?』饅頭也正經了起來。



  然後我們就不說話了。

  大概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這場生日的聚會草草結束。

  大家離去前替我把瓶瓶罐罐收拾好,我跟油條說了聲『生日快樂』。



  『知啦,你好好照顧自己重要點。』他說。

  「我很擅長照顧自己。」我說。

  『我說的是,心情。』



  然後他拍拍我的肩膀,我在陽台上聽見油條的重型機車發出轟隆隆的

  引擎聲,CBR600的聲浪很好聽。

  小右開著車,手伸出車窗外,對我比了中指,我吐了一口口水下去。



  這是有原因的。



  第一,當然因為我跟他們都沒水準慣了。

  第二,小右走之前,送給了我一句話。



  『如果喜歡一個人,卻為你帶來傷心,那就不要繼續喜歡她了。別讓

  喜歡變成了愛。』他說。



  「如果我不是喜歡,而是愛呢?」

  『那你去吃大便啊。』他說。



  然後我開始唱那首『外套』。



  做你的外套,只能穿梭你的外表,我是誰你知不知道……

  也許是我唱得太難聽,離開之前小右好像很難過。

  我很抱歉,我會加強磨練我的歌藝。



  結束了整個房間的菸酒味,我才想起來第一次在黃若琳面前抽菸,

  她的表情讓我很噴飯。



  『學長,你怎麼在這裡?』她說。

  「我,我剛好沒課。」

  『你抽菸咧,臭臭。』

  「真抱歉。」我趕緊熄了菸。

  『你又不是劉德華,怎麼可以抽菸?』

  「只有劉德華可以抽菸嗎?」

  『當然,只有他抽菸才好看,才不會臭。』

  「怎麼可能,他抽菸也會臭啊。」

  『你聞過嗎?』





  哇,輸了。我真的沒有聞過。

  害我有一度很想參加劉德華影友會,好像叫做『華仔天地』的樣子。

  偷偷溜到後台看劉德華抽菸,證明他抽菸也會臭。



  「所以我沒聞過他放屁,他放屁也不會臭囉?」我好奇。

  『他才不會放屁好不好,你別剪斷我的想像。』



  然後她就帶著笑臉離開我的面前。

  我還忘不了那時候黃若琳的表情。很可愛。



  有那麼一秒鐘我覺得,我好像回到那個時候去了。

  也許是我喝茫了,套一句油條的用語,我已經搬穿了。

  我喜歡這種感覺。



  那一瞬間的永遠對我來說,比任何一個人用指尖揉撫我的額頭還要溫

  暖。



  我終於不顧一切地打開了電腦,連上網路。

  這台破破爛爛的筆記型電腦,從我大學時代陪我到現在。

  硬碟只有40G,多抓幾個A片電腦就不會動了。



  開機等了五分鐘,我利用這段時間回憶很多、很多溫暖。



  連上MSN之後,我看了所有的聯絡人名單。天知道我多久沒有上來

  這裡,連哪個暱稱是哪個人都不知道了。我好像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一樣,看著每個人的暱稱,唯一可以分辨出來的,是最沒有水準、都

  是髒話那個肯定是油條。暱稱莫名其妙看不懂的,大概是饅頭。



  *我的黑夜你的白天。*



  這是我的暱稱。這麼久了,從來也沒有更換過。

  可以這麼千古不變的,除了侏儸紀化石,孔子說的話,再來就是我的

  暱稱了。



  *生日快樂。只能這樣告訴你了。*



  當我把滑鼠游標移到這個暱稱的地方,跑出來的信箱是我很熟悉的那

  個。狀態是離開,暱稱的前面有一朵花,是黃若琳習慣的用法。



  『謝謝妳。』



  我自以為地丟了一個訊息給她,然後匆忙下線。

  這麼違背自己的良心很怪,但我知道我無法多逗留一秒。



  妳知道嗎?

  多逗留一秒,只要多一秒,就會讓我忘記放棄的味道了。



  啊,下線之前我竟然忘了要換個暱稱了。

  該換什麼好呢?



  我的滷肉飯你的酸梅湯?

  我的養樂多你的甜不辣?

  我的B計畫你的B罩杯?



  想了這麼多,我有點頭暈了。



  會不會有那麼一個奇怪的人,剛好跟我同一天生日,其實黃若琳是寫

  給他看的呢?會不會我自作多情,其實那根本不是黃若琳呢?



  昏昏沉沉地,我等待電腦關機的音樂。

  一如等待開機的時候一樣,我開始回想那些讓我覺得溫暖的時刻。

  不知道花了多長的時間,我已經聽見窗外的鳥叫聲吱吱喳喳的。



  我發現,我想到的不全是黃若琳。



  正確地說,大部分讓我覺得溫暖的,在這些年。

  竟然是沈彥伶。



  果然沒有錯。

  沈彥伶很俐落地躲在我回憶的某一個角落。

  這個招式很高。

  每當我必須回想起某些片段,或者不小心想起的時候,

  她總是會出現。

  不管我走了多遠的路,這段路花了多少時間。

  夾在伶跟琳之間的我,動彈不得。



  為什麼我擅長剪斷黃若琳的想像,剪斷我的頭髮,剪斷很多東西。

  卻永遠剪不斷那些讓我很痛的、我不要的、我想哭的。





  有一天我會哭出一朵鮮花。

  那個時候,我再把這朵花送給現在這個懦弱的自己。



  「請問。」我說,拿著這朵哭出來的花朵兒。

  請問,妳那邊現在幾點呢?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umijan 的頭像
fumijan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