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收到BlogAd的票,邀請我去看小狐狸與小女孩,既然我
硬把他跟工作扯上邊,於是不管現在多麼忙碌,也有了藉口
可以去電影院快樂一下。本來要連看兩片(七號啊等我啊)
,最後因為怕工作做不完還是作罷了,真可惜。

狐狸與我,我與狐狸。雖然說是改編自《小王子》的作品,
實質上我認為這是的獨出的一個個體,剛開始我差點以為這
是個『迪斯可非常』(Discovery)頻道的宣傳片,慢慢的,
我跟著進入整個冒險以及等待的旅途。

對我來說,我喜歡片中的風景以及攝影的角度,而我認為,
這好像並非單純敘說著小女孩與狐狸的故事。故事開始充滿
了期待以及好奇,藉由等待連貫所有畫面,曖昧不明好似跟
狐狸談戀愛一般。

我最喜歡女孩睡醒之後的畫面,我感動得幾乎掉下淚。
營火未熄,餘煙裊裊,似乎在說這一場相遇好像玩火,而因
此開始束縛彼此,而忽略了相處之間的自由。

最後我差點痛罵,因為畫面太感傷了,處理的比較好的部份
是女孩並沒有誇張地掉下淚,反而讓其中個感情得到舒緩,
最後,沒有任何人應該被豢養,或者豢養著什麼。可惜的是
,導演最後讓主角小女孩自己把故事下了註解,讓更多的想
像不得不被侷限住了。

這幾天,我的好朋友(代號:學弟)正面臨失戀的苦痛。他
告訴我,被劈腿或者被捨棄都不是最難過的。最讓他感到失
望,是他心情煩悶、想找人說話,翻遍了電話簿,竟然只能
找到「敷米漿」的電話。

我很樂意被煩,也衷心以一個旁觀者的立場給了建議。失戀
痛苦至極,然而最讓人不甘心的,是你知道當你難過的時候
,對方正在快樂中,因為他已經往前走,走向下一段路。留
在原地回頭的,只有你而已。

我知道被劈腿的痛,但這麼多年後回想,其實我是充滿感激
的。我告訴學弟,這段感情沒有對錯,你們未婚未娶,選擇
下一個「可能」更好的人,沒有任何法律責任,甚至道德責
任。唯一需要背負的,是感情的責任,而這件事往往要到很
久以後,當你們都淡忘了,才有值得一提的理由。

沒有人必須豢養任何一個人。更沒需要被豢養。愛情之中你
若妄想像女孩一樣,狐狸已經從不願靠近、到廝守一起等待
森林黑暗中的天明,你任何枷鎖任何圈套,加諸在對方身上
只是一種驅趕,而我們都在不知不覺之間驅趕了彼此該有的
好奇以及自由,也因此限制了愛情更多的方向。

我告訴學弟,活在當下。
失戀了請盡情的哭泣,盡情的失去理智(但必須在法律以及
道德容許的範圍),因為這一連串的痛苦、悲傷,才是驅使
你往前走,照亮前方的路的那隻螢火蟲。於是他活在當下了
,也希望分開的對方活在當下,不要讓雙方在未來以及過去
之間拉扯,不是?

學弟說得很好。
也許被捨棄、被不要的我們,還沒有偉大到可以祝福,至少
這一秒鐘沒辦法。但是,你在我這邊得不到的快樂,我允許
你去其他地方冒險、也許你可以跟著你的狐狸找到另一個鐘
乳石洞穴,跳過另一個巨人岩。

而我能給你的,就是一雙翅膀。在你跳不過巨人岩,而害怕
巨人岩下面深不見底的溪谷時候,你有我給你的翅膀。當你
在洞穴內失去了你的狐狸的影蹤,害怕擔憂之時,你也有我
給你的翅膀。當你真的想要往前飛的時候,不要怕,你有我
給你的翅膀,盡管往你要去的地方飛,賞味期限是永遠,而
我不會是陪你品嚐的那一個罷了。

誰是誰的狐狸,誰又想當誰的狐狸?
想豢養你是我的錯,所以,很多年後,當小女孩長大了,對
著自己的孩子說著這一段的時候,臉上有笑容。

你一定也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umijan 的頭像
fumijan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