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首歌 『戲劇』

最美的都是悲劇。
所以不要忘了啊,也不會忘記。
看著妳的喜劇,是我的悲劇。







『這個故事很美,對嗎?』
我驕傲地抬頭望著大師。

大師一反常態,沒有推推眼鏡對我笑,反而臉上帶著古怪的神情。
『怎麼了,你不覺得很浪漫?』我疑惑。
「很浪漫。」大師輕描淡寫地說著。
『你太不熱絡了,枉費我跟你分享這個故事。』
「如果是個故事,那很美。」
『大師你又來了!』我嘟嘴。
「我是認真的,如果只是個故事,那真的很美。」
『如果是真實發生的事呢?』

大師欲言又止。
我把硬幣放在桌上,大師遲疑了幾秒鐘,才把我的橘子水拿過來。
我在橘子水塑膠袋的尖口上,咬了一個小洞,讓橘子水細細地噴進我
的口中,慢慢享受那種微微酸甜的感受。

我現在可以把整個雜貨店所有的橘子水買回去。
還可以買一年份、兩年份、三年份。
但是卻買不回我小時候,那種珍惜這個滋味的感受。
爸爸過世之後,我在小舅媽家裏生活。小舅跟小舅媽都對我很好,也
會管我,但我一點都不覺得難過,因為我受到了保護。對於難過,我
只覺得見不到爸爸的臉,牽不到他的手,有點冷而已。

買不到了。
我很清楚的。

「好玩嗎?」大師問我。
『我是去旅行的,不是去玩。』我說。
「旅行要揹著行囊,去玩的話,只要快樂就好。」
『大師,你的定義更厲害,不虧是大師。』
我知道自己說溜了嘴,只好補充那個旅行的定義其實是曾德恆說的。
「看來這次的旅程還算有收穫。」大師說。
『是啊,可惜茶葉蛋不能放那麼久,真想帶一個回來給你。』
「謝謝,我很開心。」
『你看起來不是很開心。』我說。
「因為老先生最近情緒很不穩定。」
『你啊……』我搖頭,『你應該找機會離開這裡的。』

大師笑了笑。
『你該不會又要跟我說海岸線那一套吧?』
「天氣欲重陽幾番風雨,登臨望故國萬里山河。」
『請解釋。』我說。
「總之,」大師推了推眼鏡,「妳告訴他了嗎?」
『告訴什麼?』
「妳的墜落。」
我搖頭:『當然沒有,我不想打擾他的旅行。』
「妳不想那麼快墜落才是真的。」
『要你管。』我扮了個鬼臉。

中午休息時間很短,我必須離開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走到吳老先生面前,遲疑了一下。
吳老先生抬起頭,一邊戒備地摸著腿上的餅乾盒一邊看著我。
不,應該說瞪著我。
我心跳好快,比看著曾德恆還要緊張。
『吳老先生。』我說。
「咋啦?」
吳老先生的防衛心,很重。至少比我的體重還重。
『您、您最近好嗎?』
「好得。咋啦?」
『沒事兒。』我吐舌:『天氣轉涼了,要多加件衣服。』
「又咋啦?」吳老先生右手搓揉著膝蓋。
『我要回去上班了,明天再來。再見。』

我好像聽見吳老先生「呿」了一聲,但我不介意。
走出雜貨店,我才發現忘了跟大師說再見。
『大師。』
大師這次不慌張了,抓著頭對我笑。
『幫我問候小師。』
我說完馬上調頭離開,隱約聽見大師在我身後大笑。
「幫我問候你大姐!」聲音越來越小。

笨蛋,我沒有姊妹。
我爸爸只有我一個女兒。笨蛋。







晚上,我跟佳樺去吃宵夜。
最近佳樺心情特別好,人也跟著漂亮了。
雖然本來就很漂亮。
我想她應該從小到大,當班花、校花已經當到厭煩了吧。
如果可以為了這種事情煩惱,我真想煩惱一下看看。

『佳樺,我跟妳說一個秘密,妳不可以說出去喔。』
我終於受不了,想多聽一個人的意見。
大師總是說著我聽不懂的哲理,我想回歸凡人的世界。
「妳放心,我的口風跟死掉的蛤蜊一樣緊,煮也煮不開。」
『這個比喻爛透了。』我笑著:『我跟妳說,我喜歡曾德恆。』
「這也算秘密?」
『蔡佳樺,妳怎麼這樣說?』
「拜託,我怎麼可能看不出來,我號稱蔡仙姑呢。」
『這麼明顯嗎?』

我喝了一口啤酒。
其實我才不喜歡喝這種苦苦辣辣的飲料。
「老實說,妳為什麼喜歡他?」
我想了想,有點不好意思。
『大概是……喜歡他有點神秘的感覺。』
「這是什麼理由,好怪。」
『哪會!』我抗議,『我喜歡他那種很靜、很沉穩的樣子。』
「所以妳是喜歡他的難以瞭解?」
『應該吧。』
「那妳不是真的喜歡他。」
『誰說的!』
「妳只是喜歡妳的想像而已。」佳樺說:「等到哪一天,妳瞭解了以
後,就會發現妳根本不喜歡他。」
『才不會,我的愛情沒有那麼廉價。』

我又喝了一口啤酒,有點賭氣地不看蔡佳樺。
「小女孩,愛情開始於幻想,結束於瞭解。」
『我不是幻想,我是期待。』我生氣了。
「我知道,妳要勇敢去瞭解才行。」
『那仙姑,我該怎麼行動?』我試探性問著。

墜落啊。
陷進去就好了。仙姑說。
怎麼跟大師說的一樣。







吃完宵夜以後,本來應該直接搭車回家的。
不知道為什麼,我又走回了雜貨店,大師正好把鐵門拉下。
雜貨店的鐵門是傳統式的直立式拉門,靠著兩根長長的鐵軌道移動。
鐵門拉到最下面,跟地面接觸的時候,會發出「碰」的聲音,我眨了
一下眼睛,這個聲音讓我有點嚇到。

「如歌?」
『我不是如歌,我是馬千雅。』我說。
「現在才下班?」
『沒,我剛跟同事吃完宵夜,碰巧經過。』
「是嗎?」大師笑著,「真巧,我剛好要回家了。」
『吳老先生呢?』
「早睡了,他七點半就會洗澡,九點以前就會上床睡覺了。」
『哇,那上次你跟我去聚餐,誰關門?』
「所以你知道他為什麼這麼生氣了吧!」

我突然有點內疚。
『對不起。』
「道歉什麼,又不是妳的錯。」
『吳老先生為什麼堅持要開雜貨店?現在的社會,雜貨店早就……』
「早就落伍了,對吧?」
『是啊,這樣經營不是很累嗎?』
「很累,而且如果沒業績,有經常有個女孩子來櫃台站著只買一塊錢
的橘子水,是我也會生氣。」
『你說我?我每次都有買礦泉水。』

我生氣著。
公司就有飲水機了,害我每次都被佳樺取笑。
「我開玩笑的,其實他很喜歡妳來。」
『騙人。』
「是真的,我不會騙妳的。」
『你知道嗎?今天我跟佳樺說了我的秘密。』
「佳樺?」
『就是我的同事,上次一直找你說話的那個。』
「噢,很漂亮的那個女孩。」大師笑著。
『是的,我今天跟她說了。』
「結果呢?」
『她跟你說的一樣。』

幹嘛一直叫我墜落啊?
真是的。
不知不覺,我竟然已經走到捷運站的入口。
應該說,大師故意帶著我往這個方向走。

「呵呵,她說的真是太有道理了。」大師推了推眼鏡。
『你幹嘛拐彎抹角稱讚自己?』
「被發現了。」
『其實,我覺得愛情可以不必墜落的。』我很堅定地說。
大師點點頭:「晚了,早點回去休息吧。」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大師愣了好幾秒鐘,然後抓抓頭。
「哪一個問題?」
『為什麼吳老先生堅持要開雜貨店?』
「晚了,我下次再告訴妳。」
『有那麼難解釋嗎?』
「是的,這個答案很長。」

很長?
理由這麼複雜嗎?我好奇地問。
「有些問題的答案,要花一輩子去回答。」大師說。
「老先生的答案就是這樣。」
我嘟嘴了,我知道。
大師拍拍我的頭,像哄小孩子一樣。
「晚了,早點回去吧,幫我問候妳大姐。」
『我沒有大姐,笨蛋!』我生氣地。
「怎麼,妳大姐不是”馬萬雅”嗎?」

大師笑了。
然後唉唉叫了。
因為我的高跟鞋踢在他的小腿上。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umijan 的頭像
fumijan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