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很多年以後,我會怎麼樣說起現在的自己?
每回演講的時候,我都會這麼想。
現在的我是怎麼樣的我,是否有任何值得留下來的東西?又或者,當有一天我們
與這個世界告別了,我們會怎麼看待自己的一生,會帶著什麼遺憾呢?會感覺到
什麼不甘心呢?或者是最滿足的部份,又是什麼呢?

但不管我怎麼去想,我都無法輕易揣測未來的自己。也因此人生多了很多美好以
及可以期待的部份。當下的我,就是未來的我,如此一點一滴累積起來,我相信
還會有很多美好的部份繼續堆積下去,直到有一天我垂垂老矣,眼睛也看不見了
,但那一秒鐘我會記住人生見過了多少人,感受過多少風景,看見你們是如何握
著我的手,或者回憶起我現在打出的文字,那一個、一個多麼美妙的中文字。

你要如何看你自己呢?
即使你們人生還有好長一段路,如同我一般。

走到這裡,我只想清楚一點。
我該如何定下所謂『如我是』的意志呢?
我該如何追尋這個意志,並且貫徹下去,一分一毫不違背這個自訂規則,然後找
到這樣規則下的浪漫呢?可恨,我的確是個浪漫的傢伙,對於這樣自在的浪漫,
經常會帶給身邊的人困擾,偶爾也會打雷閃電,充滿了變數以及衝突。

但我仍想遵循這樣的意志,直到『如我是』再也不需要存在了。
那時也許我的風景再也跟我所見不同,當然或者我再也看不見什麼風景,而最美
的盡在我的想像力當中,這樣一來我也無所懼怕無所痛苦,因為每一步走過的足
跡都有很多人陪伴著,這一生其實沒有什麼遺憾了,我只需要唱著我喜歡的歌,
慢慢地等待、慢慢地蒼老、慢慢地快樂著。

人生只有一次啊。
許多年以後,我也希望如同佛洛斯特一般,感性地敘述這樣的一段路。
跟我的孩子們、朋友們說著,感性地,悠遠地,沈醉地。

人生的樂趣在於不能重新選擇,也殘酷於此。
那麼『當下』的飄搖就成了你我最需要享受的部份了。你會哭,你也會笑。你會
流淚會捧腹,會無奈沮喪看著遠方。

我希望你的眼神跟我一樣充滿了希望。
每一次,每一次。
每一次我重複起這些年這一段路,不管說得多麼好笑,其實那一點一滴的淚水都
在裡頭了,你們聽著、讀著也許會心一笑,也許轉頭便忘,也許感同身受,但我
的人生不會因此有什麼不同,已經過去的也不會更改,我只能笑著告訴你們我所
感受的一切--無論透過文字,透過講演。

我的講演不也就是一段詼諧有趣的故事嗎?
在裡面我也分享了我的寫作技巧。
我總是說著無關緊要的事,好像很有趣好笑,但你絕對不會想親身經歷過一次。
哪怕一次都不願意,我也不希望你們經歷。所以啊,所以,你聽過了演講,就不
要再來聽了,人生每一次都不同,但我必須把一段比較好的部份分享給一些迷惘
的人。

把時間留給自己。
因為人生只有一次,只有一次啊。

不知道這裡多少人會陪我度過下一個寫作的五年。我知道你們有些人會走,你們
管他做『長大』了。我也很清楚就是有傻傻的人,你永遠都不走,直到我不寫了
消失了不再是敷米漿的那一天。你們叫他『傻氣的任性』。

我知道,有很多人連來認識我都不願意。
那也很好。


我只希望我這個人啊,這一輩子啊,可以努力多帶來一點歡笑。
把開心的時光獻給你們,那我老去以後,一定會回想這段並且開心微笑著。
很多年後,你們又是怎麼記起我這樣的人?

我應該多寫一點東西下來了。
當我這篇文章寫到這裡的時候,我這麼想著。
至少,你們整理房間收拾不要的東西,會比較多機會看見我寫的書。
也許會笑了,也許會哭了,也許……


也許你的人生因此有了不同。
或者。
你可以暫時忘記眼前的困難。

就往前走吧。
我們一起。




米將軍





創作者介紹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