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參閱: http://sto.unalis.com.tw/event/open/index.htm


l


  永遠等不到那一天最後的一道清晨燦爛陽光,

  到如今。

  我這裡永遠是混沌的罪惡,

  你,也不願意在目光中甦醒。

 

 

 

  □

 

 

 

  數千年來的紛擾,或許要平靜下來了吧。

  人界蠢蠢欲動的魔氣,經過了這一段日子的殺戮,看似漸漸回歸

  到最初始的那種安定,遠方繚繞的烽火,似乎也在嘲笑著這些日

  子帶來的一切仇恨。

 

  神域那裡,歸去的天使也漸漸多了。

  從黑河谷這裡看去,神域的方向好像充滿了希望。想當然,魔界

  肯定不是這麼一回事。但殺戮終究如此,一切的貪念、執念在煙

  消雲散的此時看來都像一齣鬧劇,而演戲的得拿著命去搏,看戲

  的也不能抓準自己能否看見下一次的暮光。

 

  「暮光嗎?」

  愛德華嘆了一口氣。

  從地獄之門的戰役之後,多久沒有像現在一樣等著永遠無法見到

  的那一秒暮光。而今自己正站在人界最後的樂土,黑河谷卻沒有

  絲毫歡愉的氣氛,四處充滿了血腥以及悲傷。

 

  也是該悲傷的吧!

  愛德華搖搖頭。

  「我又怎麼會知道呢?」

  愛德華苦笑著。

 

  勁風從身邊狂捲而起,愛德華不必回頭,光是這陣風傳來的氣味

  ,便已讓自己在腦中描繪出這樣的香氣的主人,是怎麼樣的帶著

  微笑。那嘴角因為笑意而漾起的美妙波紋,輕輕蹙起的眉頭,因

  連綿的征戰帶來的眼角的風霜。

 

  『笑著什麼呢?』

  伊莎貝爾笑臉盈盈俏立在愛德華的身邊。

  愛德華皺著眉頭:「伊莎貝爾,妳這樣太冒險了。」

  伊莎貝爾轉過頭去,雙眸中深刻的感情毫無花假。

  『這麼長時間的並肩作戰,我連一句話都不能跟你說,難道連現

  在都得躲著你嗎?』伊莎貝爾幽幽嘆了一口氣。

  「吸血鬼是不被允許跟闇天使接觸的。」愛德華迴避著伊莎貝爾

  的眼光,「我這是替妳著想。」

 

  伊莎貝爾故作慍懟,氣呼呼地手扠著腰。

  『你還沒回答我的話呢!』

  愛德華愣了一愣,不好意思地抓抓頭,「回答?」

  『我說……你笑著什麼,跟我分享一下。』

  愛德華感受著耳裡傳來的溫柔話語,心內軟化了少許,忍不住轉

  過頭去,看著眼前這個美麗動人,眼中閃爍著智慧的闇天使。

  「伊莎貝爾,死亡是悲傷的嗎?」愛德華低聲問著。

  伊莎貝爾心中瞭解愛德華的痛苦與寂寞。

 

  吸血鬼的永生不死,是一種無與倫比的強大,也是一種蕭瑟的寂

  寥。這樣的原罪,已經在愛德華身上不知幾千年了。無論血族如

  何永生不死,卻永遠都無法體會死亡帶來的美麗與哀傷。

  『愛德華,如果有一天……』伊莎貝爾柔聲問道,『如果有一天

  我死了,你會感到悲傷嗎?』

  愛德華渾身劇烈顫抖,眼神卻沒有離開過伊莎貝爾。

  「伊莎貝爾,我……我不知道。」

  『笨蛋,』伊莎貝爾氣呼呼地瞪大了眼,『就說你會悲傷啊!』

  愛德華苦笑著,面對這闇天使的首領,一點兒辦法也沒有。

 

  戰場上,伊莎貝爾運籌帷幄,帶領闇天使協助修羅抵抗魔界,那

  堅毅的神情,總讓愛德華無法跟眼前這軟語呢喃的美人兒有所聯

  想。只可惜闇天使一族的戒律中,禁止所有闇天使與血族的任何

  成員--也就是吸血鬼接觸。

 

  即使貴為首領的伊莎貝爾也是如此。

 

  『你還不說?』伊莎貝爾哼的一聲,轉過身去。

  愛德華正要開口之時,黑河谷地面傳來的強烈的撼動。

  『魔界低吟?』「魔界低吟?」

  兩人異口同聲說著。

  黑河谷的人類紛紛四處走避,連日的征戰以及殺戮已讓這些人類

  宛如驚弓之鳥,些許的躁動便讓他們惶惶終日。

 

  『我得趕回鬼域,看看修羅目前的打算。』伊莎貝爾說著。

  「魔界低吟的確有些不尋常,我也先回到……那裡去。」

  愛德華頓了一頓,伊莎貝爾的眼神卻已經黯淡了下來。

 

  那裡啊。

  伊莎貝爾很清楚,愛德華口中的『那裡』,是神域。

  那個把闇天使一族趕入荒冥的混沌中,徹底摧毀本來也屬於天使

  的信仰。那種被遺棄的怨恨以及憤怒,身為闇天使首領的伊莎貝

  爾沒有一秒鐘忘記。

 

  愛德華當然清楚這樣的緣由,但一向信仰天使的血族,卻也是不

  被闇天使所接納的種族。明明在魔族肆虐之時可以並肩作戰的兩

  個種族,卻有如此層層疊疊的糾葛。

  『也許……』伊莎貝爾欲言又止,吞吞吐吐了好一下子。

  愛德華也不著急,只是凝視著遠方。

  伊莎貝爾終於下定了決心,嘆了一口氣。

  『也許此後,地獄之門會有一些變化。』

  愛德華點點頭。看看眼前的黑河谷,恐怕再不適合人類居住。

  「希望和平的曙光早日到來。」愛德華嘆著。

 

  伊莎貝爾好似有口難言,掙扎了好一下子,猛一咬牙,與愛德華

  揮手道別。

  『愛德華,保重。』

  伊莎貝爾說完,展開耀眼的雙翅。

  「伊莎貝爾……」

 

  伊莎貝爾停下腳步,深情望著眼前這個自己深愛的血族男子。

  「下回……不要這麼冒險。」愛德華平靜說著。「保重。」

  伊莎貝爾笑了笑,拍翅飛翔。

  『愛德華。』伊莎貝爾聲音從遠處傳來。

  『下次一定要告訴我,你笑著什麼,好嗎?』

 

  愛德華無奈苦笑著。

  這個淘氣的闇天使,似乎把自己的話當成了耳邊風。

 

  「保重。」

  愛德華低聲喃喃自語著。

  收拾了紛亂的心神,愛德華往神域前去。

 

 

 

 

 

  □

 

 

 

  

  黑河谷邊緣,曙光照耀著大地。

  魔族退去之後,一切的波瀾以及紛爭好似過眼雲煙。

  一名狂戰士左手持著白色繃帶,一邊用嘴咬著,替自己的右手包

  紮著。純白潔淨的繃帶,與狂戰士身上殺戮帶來的泥濘塵土形成

  了極強烈的對比。

 

  愛德華停下腳步,饒有興致地看著狂戰士。

  一聲冷哼傳來,狂戰士頭也不回繼續為自己包紮著。

  『李奧,原來你也會受傷……』

  「愛德華……」名為李奧的狂戰士,並沒有回過頭。

  『魔族理當盡數被趕回魔界,接下來,也許可以迎接一段沒有紛

  擾的和平才是。』愛德華點頭說著。

 

  李奧倏地站起身,直盯著愛德華好一會兒。

  「愛德華,你所認為的和平是什麼?」李奧嘆了一口氣。

  愛德華卻是大感疑惑,沉吟了一會兒,思索說道。

  『沒有鬥爭,沒有殺戮,只有祥和。』

  「如果今天敗了的是我們,和平就不存在嗎?」

  『你是什麼意思?』愛德華愕然問道。

 

  李奧伸展五指,背對著愛德華,眼神卻不知望向遠方的哪裡。

  「魔族如果贏了,難道不會感受到他們的和平嗎?」李奧嘆道。

  『李奧,難道你憐憫那些殘暴的魔族?』愛德華皺眉。

  李奧搖頭,「不,殺戮不是我狂戰士一族所喜,但如果我們也被

  拘束在黑暗的魔界,難道就是和平、就是公平?」

 

  狂風勁颺。

 

  眨眼都還來不及的光景,愛德華已閃身至李奧身前,迅如鬼魅。

  愛德華全身蓄滿了力量,緊盯獵物般牢牢鎖定李奧。

  『李奧,你是否被魔族同化了?』

  「被魔族同化?」李奧仰天長笑,似乎不將愛德華的殺氣放在眼

  裡,臉上閃過一絲悲傷。「愛德華,你未免太瞧不起我狂戰士。

  等著看吧!若非我族不足以抵禦魔族入侵,我們絕不會介入這場

  無止盡的戰役,難道你真以為神域的天使都是如此聖潔?修羅真

  都是為了眾人而戰?」

 

  愛德華殺機大起,心裡卻打了個唐突。

  這傢伙,究竟說著些什麼?

  『危言聳聽大可不必,像你這樣萬事底定後開始分化的傢伙,千

  年來我看多了。』

  李奧往愛德華走了兩步,如此舉動讓愛德華差些要忍不住自己欲

  發的攻勢。令愛德華訝異的,李奧竟拍拍自己的肩膀,嘆了一口

  氣。愛德華望著自己的肩膀,愕然不知該說什麼好。

 

  「殺戮終有一日會止息,希望那一天,你、我是友,非敵。」

  說完之後,李奧逕自走了,留下呆立不語的愛德華。

 

 

 

  □

 

 

創作者介紹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