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之前我渴望得到你最後的一吻。
  這一吻將如此千真萬確,而我也隨著你流轉,
  千年。




  伊莎貝爾趕至鬼域,修羅與一眾闇天使正討論著先前震撼天地的
  魔界低吟。修羅之主一見到伊莎貝爾,嘴角露出了微不可察的笑
  意,示意伊莎貝爾迎前。

  『伊莎貝爾。』修羅之主笑道,『妳去哪兒了?』
  「黑河谷。」伊莎貝爾一臉冷冽,皮笑肉不笑。
  『是嗎?』修羅之主點點頭。
  「是的。」伊莎貝爾面無表情。
  『方才的魔界低吟,想必伊莎貝爾也聽見了。』
  伊莎貝爾點點頭,並不作聲。
  『妳有什麼看法?』修羅之主試探性地問著。
  「魔族已兵敗山倒,應是無有疑慮。」
  『有伊莎貝爾這番話,吾等也應無所畏懼才是。』
  「修羅之主言重了。」

  修羅之主深深望進伊莎貝爾雙眸中,好像要探察著什麼深邃的秘
  密一般,令伊莎貝爾感到背脊一陣發寒。
  『伊莎貝爾對闇天使一族,有何打算?』
  「悉聽修羅之主吩咐。」伊莎貝爾恭敬答道。
  修羅之主滿意地點頭,好似等這樣的回答已經很久一般。
  『人界四族,就屬闇天使與血族最為強大。魔族低吟在吾等眼中
  ,怕不是簡單的發聲,後續魔族恐怕會有難以料測的行動。吾等
  心內有一盤算,不知是否該說出來……』

  伊莎貝爾感到一陣寒意。
  如果眼前此刻自己有所猶豫,怕會招惹修羅之主的不快。
  「修羅之主但說無妨,伊莎貝爾必會率領闇天使一族,完成使命
  。」伊莎貝爾低下頭,恭敬說著。也藉著低頭這個動作,掩飾自
  己眼中的疑惑。
  修羅之主故意停頓了好一會兒,低聲說道:『伊莎貝爾,我要妳
  聯合妖精一族,規勸血族那些嗜血怪物,以及狂戰士這些四肢發
  達的傢伙,在地獄之門建立一個嶄新的都城,用以監視仍舊蠢蠢
  欲動的魔族,妳認為如何?』

  地獄之門?嶄新的都城?
  伊莎貝爾心內悸動,卻不敢表現出來。
  『伊莎貝爾,我知道妳心中有所顧忌,但魔族的殘暴,是眾所皆
  知的,人界那些無辜的種族,被魔族殘殺時臉上驚恐的神情,怕
  伊莎貝爾一秒鐘也沒有忘記吧?』

  修羅之主的聲音在伊莎貝爾的耳朵裡頭迴盪著,好似有種吸引人
  唯命是從的魔力一般,一聲一句催眠著伊莎貝爾。
  『還記得那混沌的荒冥嗎?魔族如果捲土重來,人間界也會回到
  那種景像,伊莎貝爾……伊莎貝爾……』

  「混沌的荒冥……」伊莎貝爾喃喃著。
  身邊所有闇天使族民,早已淚流滿面,跪地痛哭。
  伊莎貝爾心中隱約察覺有異,卻沒有反應,跟著跪地低頭掩面。
  「伊莎貝爾知道了。」

  為什麼自己再也不像從前一般,容易受到修羅之主話語的感染呢
  ?是修羅之主變了,還是自己變了?伊莎貝爾並不知道,自己跟
  血族接觸的過程,已經慢慢地改變了。

  所有的一切,都在改變。




  □



  地獄之門外,伊莎貝爾的提議得到了妖精一族的支持。血族的愛
  德華沒有表示意見,狂戰士的李奧一聲不吭,只是重重嘆了一口
  氣,看的愛德華滿腹疑慮。

  『若無異議,我們便在此成立全新的都城。』
  伊莎貝爾揚聲說著,不算刻意也不是偶然,恰好迴避了愛德華那
  熱切的眼神,『恭喜各位,迎接這難得的和平。』

  人間界各族族人齊聲歡呼,只有四大首領各懷心思。
  乍聽見「和平」兩個字,愛德華心口不由自主劇烈跳動了起來。
  這是吸血鬼一族千百年來慣有的靈覺,隱隱感應到有點不對勁,
  但從自己深愛的伊莎貝爾口中提出,卻又毫無反對的理由。

  凱旋之都。
  新的都城名為凱旋之都,取其無數戰役之後,終能凱旋歸來的美
  好兆頭。所有殷切期盼安居樂業的族民們,四處奔走忙碌,只為
  了這個自己的新落腳處,也為了拒絕日後所有可能的殺戮。

  魔族帶來的,遠超過眼睛所可以見到的。
  生離死別的痛苦,家破人亡的悲傷,對於安定的渴望,「凱旋之
  都」可說是眾望所歸。

  凱旋都城外,伊莎貝爾獨自佇立懸崖邊上,閉上美麗的雙眼。
  修羅之主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伊莎貝爾,妳做得很好。」
  『伊莎貝爾只是做好分內之事罷了。』伊莎貝爾轉過身,低下頭
  恭敬地回答著。
  「血族方面,可有異議?」
  伊莎貝爾心中一顛,總覺得修羅之主此話別有意涵。
  『血族並無異議。』

  修羅之主仰天大笑,聲音古怪至極。
  「那自以為清高的天使,竟然這麼識大體?」
  『只要為了人間界眾生,』伊莎貝爾瞇起雙眼,隱含殺機說著,
  『即便天使有任何不滿,也不會如此愚昧。』
  「伊莎貝爾,妳最近……似乎有心事?」
  伊莎貝爾心神一顫,低下頭答道:『修羅之主多心了。』
  「闇天使的規矩,伊莎貝爾應該是最清楚的。如果有什麼事情,
  可以跟吾商量,免得讓闇天使族民知曉,那後果……」

  伊莎貝爾渾身巨震,抬起頭來之時,修羅之主早已不知去向。



  □



  「在地獄門外建立新都?」
  大天使閉著眼睛,優雅而淡定地聽著愛德華的敘述。
  天使之中,以大天使地位最高,僅次於信仰中的天神。
  與大天使地位同等的紅衣天使,則蹙著眉頭,雙翼拍打著。

  那是天使憤怒的舉動。
  這樣的動作,讓愛德華內心撼動。
  『此事真的是那些渾身罪惡的闇天使提出的?』紅衣天使沉聲。
  「是的,闇天使的首領伊莎貝爾如此建議。」
  說到伊莎貝爾的名字,愛德華不由得心跳加速。
  大天使突然睜開雙眼,緊緊盯著愛德華,看得愛德華渾身不自在
  ,好像自己心內的秘密完全被看穿了一樣。

  「看來,闇天使已經靠往鬼域了。」
  大天使一說完,愛德華渾身一顫。
  靠往鬼域?難道伊莎貝爾已經歸順修羅?
  這也不是不可能,闇天使自從被驅逐出神域之後,活在杳無生機
  的混沌當中,對於神域的天使,自是心中充滿怨懟。但際此和平
  將至,伊莎貝爾也該沒有理由做出這樣的決定。

  愛德華心中念頭急轉,抬起頭來的時候,才發現大天使的眼神正
  盯著自己,一旁的紅衣天使、智天使也是。
  「難道他們看穿了我的心念?」
  愛德華一陣發寒。
  『愛德華,此事你已告知修羅族?』
  紅衣天使盯著愛德華。
  愛德華搖頭,心裡想的卻是另外一回事。

  「修羅肯定不懷好意,愛德華,我希望你盡量掌握凱旋之都的一
  切,以免修羅像魔族一樣,慾望越發強大,這可不是人界所樂見
  的。」大天使閉上眼,緩慢說著,「為了箝制住修羅與魔族的野
  心,我們必須有所行動。」

  愛德華心內掙扎著,腦中清楚浮現出伊莎貝爾的樣貌,旋又逼迫
  自己壓下這樣的情緒。大天使、紅衣天使、智天使太厲害了,也
  許自己多想一會兒,就會被他們看穿。
  此時,除了伊莎貝爾,愛德華還想起狂戰士李奧說的話。

  尤其大天使與紅衣天使看著自己的目光。
  聖潔竟然蕩然無存。
  只有無止盡的算計,以及野心。



  □



  『愛德華,你可以說了嗎?』

  黑谷口,老地方。
  伊莎貝爾翩然而至,一如往常沒有發出聲音,只有熟悉的香氣。
  愛德華驀然回首,眼中盡是複雜神色。

  「凱旋之都……」愛德華嘆了一口氣。
  「凱旋之都是否修羅的主意?」
  伊莎貝爾臉上盡是溫柔神色,與一貫的剛毅冷靜截然不同。
  『這些都不重要了,我們努力了這麼久,終於帶來了和平。接下
  來,就是屬於我們的世界,再不需要其他的干擾。』
  「我覺得事有蹊蹺,卻又說不上來。」愛德華嘆著。
  『不說這個,你到底要跟我說了沒?』

  伊莎貝爾與愛德華說話的神情,就像個情竇初開的女孩兒一樣。
  恐怕這個世界上,只有愛德華看過伊莎貝爾這樣的神態。
  「說什麼?」愛德華抓抓頭,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傻驢,』伊莎貝爾怨怪地嘟著嘴,『說你上次一個人傻笨笨地
  笑著,不知道笑什麼呢!』

  愛德華念頭一轉,心裡一陣幸福的感覺盈塞胸口。
  什麼算計、征戰、殺戮都煙消雲散。
  「我想著妳呢。」愛德華輕聲說道。
  『貧嘴!』伊莎貝爾白了愛德華一眼。
  「我可是說真的。」愛德華無奈地聳肩。
  『相信你就是了,我們終於可以過兩個人的生活了,開心嗎?』
  愛德華嘆了一口氣,想起大天使對自己說的話,不由得感覺到修
  羅心懷鬼胎。

  『為什麼不回答我?』伊莎貝爾瞪了愛德華一眼。
  愛德華無奈之下,把大天使說的話原封不動告訴伊莎貝爾。
  「我們是否應該等到一切都明朗了……」
  愛德華還沒說完,伊莎貝爾便打斷。
  『一件事來了,下一件事又來了,什麼時候才會結束?』
  「我擔心……」愛德華嘆道,「我擔心大天使會對妳不利。他今
  天已經吩咐我進駐凱旋之都,若我貿然與妳離去,也許他會對付
  我們。」

  『你擔心嗎?』伊莎貝爾微笑著,深情地看著愛德華。
  「我當然擔心。闇天使的規矩,以及天使對妳的不友善……」
  『愛德華,如果我跟你一樣永生不死,我們就不怕了,什麼都不
  怕了,對不對?』
  「伊莎貝爾,妳……」
  『如果你吸了我的血,我就成為血族了,愛德華……』

  伊莎貝爾走向愛德華,眼角流出了一滴淚水。
  表情卻是充滿了無法抹滅的深情。

  『我的血,為了你而流,以前如此,現在如此,未來,伊莎貝爾
  也希望如此。』伊莎貝爾撲入愛德華懷裡,『愛德華,咬我。』

 

 

 

創作者介紹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