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20 Mon 2009 05:25
  • 失敗




與那個男生見面之前,我找出了造型師好友,針對曼妞的問題做個解決。
在那之前,也許不該說出來,我已經南下去見曼妞兩次了,原因也就不詳細說。
但曼妞說了一句話,我牢牢記住。

有時候生命中出現的某句話,一閃即逝。
要燃燒很多力量才可以真正記住。
等事情完結了,我再說出來吧。這個時候說出並不好。

我告訴曼妞,我們都需要等待。
我也在等待,等待又一個一事無成的夜晚。
我告訴曼妞,這一陣子以來,我真的開始懷疑自己不會寫故事了。

曼妞告訴我,當初會寄信給我,就因為唸書時候看過我的小說。
即使長大了,當年閱讀過的感覺沒有忘記,希望我繼續寫下去。
但,我可以嗎?

而我的記者朋友告訴我,
『你就是個寫小說的,寫不出來就把它寫出來就好。』

聽起來很無厘頭,但事實似乎就是如此,對吧。
又一個、又一個、又一個一事無成的夜。
我還在等待,等待曼妞,等待自己甦醒,等待這面牆被我撞倒。

等待有時是最好的救贖。




創作者介紹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oir5888
  • 放輕鬆
    不要刻意
    也不需等待
    想寫就寫
    不想寫就不要寫
    就是這麼簡單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