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不想承認,但曼妞此次……似乎是不太裡想的結果。
那個男生以一個很離奇的速度逃開,過程我真不想詳細敘述。

我總會說出來的,稍微等等我吧。
看見曼妞失落的臉,我很認真地安慰了她,也說服了她。
在那個同時,我突然看不見眼前的曼妞。
不是我眼睛又不舒服了而是……我以為在跟自己說話啊。

告訴別人總是容易,我也努力去做。
雖然我卡關了撞牆了,但我仍舊走得過去。
我希望曼妞也是。

人生有無數時刻讓我們感嘆年華的老去啊……
即使年華毫無意義地奔走,但我們仍舊擁有年華。
我這樣告訴自己。

曼妞加油啊,大家都加油喔。
八月的聯合文藝營,我可能會去兩天,一天是去聽自己想聽的課。
到時候有參加的朋友,可以把握機會問我問題喔。

晚安,世界。
聽到我於此時道晚安,大家都該替我鼓掌的。

 

創作者介紹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