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這篇不是鬼故事,請安心服用。
過往大家很喜歡在外出旅遊時候,圍成一個圓圈說鬼故事,對我來說那很駕輕
就熟,但實在不好,尤其鬼月的時候我們理當尊重一下習俗,這悠久的文化在
這個地方還留著,我痛恨那些把過往文化棄如敝屣的傢伙,可知道悠久的文化
也是我們這塊土地、這個島的文化力量,不可以被抹滅的。

鬼月第一天,從我書房的書桌位置正面看過去,是一面窗。窗外透進來很強的
陽光,我心底暗自慶幸。雖然我喜歡下雨,但前陣子那場父親水災讓台灣很受
傷,我甚至開始害怕我喜歡的東西了。

這跟當年初戀的時候一模一樣。
很喜歡的那個女生如果從我面前走過我就快要窒息。
但我又很喜歡她從我面前走過,但快要窒息的感覺很難受。

表情通常會變成南瓜臉癡呆樣。

我覺得大家很熱情的散發救災的訊息實在很好,畢竟現在網路發達,上網搜尋
一下就可以得到有用的資訊超棒。加上詐騙猖獗,大家篩選過、值得信賴的方
式也讓自己的愛心不會被辜負了。畢竟我們並非有錢有能力的人,捐點微薄的
金錢幫助災區重建,或者當志工搬運點物資,都是能力所及。今天災區風景區
不重建,明天我們的同胞要住在那裡?

這次災情慘重的寶來溫泉山莊,前幾年我與晴天受到高雄縣政府觀光局的邀請
,去過了一趟。我們住的是裡面最貴的小木屋,吃的是最棒的美食。現在寶來
已經毀去很多,我的腦中卻想起當時的記者們(裡面一個體育主播,還是我大
學同學)他們去泛舟的時候,我看見荖濃溪一旁,砂石車載著一車又一車的砂
石。我想問問那些盜採砂石的業者,你家住在那裡嗎?你的家人安在乎?

電視節目也廣泛地討論這個話題。
身為老百姓的我們,看見挖土機挖著,誰知道那是政府的人,還是盜採業者?
有一個學者說的很好。

成大副校長黃煌煇:
台灣長期漠視治山防洪的重要性,又有鴕鳥心態,事情過後就遺忘,不論是抗
旱還是防洪都只是口號『你沒有水喝的時候,等下了雨有水喝了就忘掉了;你
被水淹了以後,等太陽出來了,你又忘掉被水淹啦,這是台灣的心態。我時常
講一句話:為了讓台灣脫離旱災跟水災之難,最好的方法就是讓總統府淹水!』 

太陽出來以後,大家會不會又忘記了呢?
誰知道。

於是PTT開始連聲撻伐馬總統。
新聞開始播報台中市長夫人去災區「視察」被一個無關緊要的婦人嗆聲。
那關我什麼事?

等到這些消息過去,不太會有人熱衷於推動水土保持。
那些告訴大家捐款訊息的人,也不會繼續追蹤下落,以及以自己綿薄的力量去
監督這一切,發出屬於自己的聲音。一次水災讓台灣的國際形象整個地落,有
人覺得這是大事,我也覺得。但未來可能發生的災害,會不會哪天發生在你居
住的地方,那才真正是大事。

你就只會開口放炮而已。
到現在我才發文章,實在因為台灣人太喜歡一窩蜂。你抄我的文章我抄他的,
最後怎麼搜尋都是同一篇,等熱潮過去,誰管誰的死活?

這讓我想起前一陣子,酒井法子剛傳出丈夫吸毒被逮,一堆人開始罵高相(法
子丈夫)雜碎,結果傳出來結果,法子本身也吸毒。那些一開始向老天爺祈禱
法子沒事,覺得法子可憐的人呢?

我本身也很喜歡法子(因為她很正超正),但我也很意外她吸毒(因為她坦承
了所以我如是寫),不過當時那些振振有詞的傢伙,關係到自己糗了之後,卻
很有默契的閉嘴了吼?出來說個我很意外,也很抱歉之類的,很難吼?那些罵
高相的人,也不會承認自己罵錯了吼?

「反正法子就是被帶壞的啦」。
『我相信高相還是個雜碎。』

總之我就會聽見這些啦。
事實怎麼樣,很多人也都不在意了。
在意的一直問,到最後也不會有人回應,自己摸摸鼻子,浪費了好多時間。

說了那麼多屁話,總之,鬼月第一天。
這個月大家盡量少去玩水,注意交通安全,晚上早點睡。
我在嘀咕裡面問了大家一個問題,其實是曼妞問我的。

在我們看了一部電影以後。
電影裡面有很多人不知道中了什麼毒,就像『活人生吃』、『活屍禁區』或者
『我是傳奇』裡面的怪物一樣,追著主角跑。主角最後槍裡面沒有子彈了……

最後怎麼樣,其實我也沒多認真看。
因為曼妞問我的問題,讓我想著想就出神了。
他問我,如果有一天,你跟你心愛的人被這些怪物包圍了,你的槍只剩下一顆
子彈,你會怎麼做?

我想了好久好久。
太久了。

曼妞說,她會把槍給自己的愛人,然後自己衝去打怪物。
能拖延一秒鐘就算一秒,最後愛人要怎麼選擇交給他。

「那你呢?」曼妞問我。「你是個作家,肯定有不一樣的做法吧?」
我苦笑,但什麼話也說不出口。
你們知道我的選擇嗎?

等我想公佈的時候就會公佈。
也不必猜了其實。
廢話很多,大家看看就好。





米將軍





創作者介紹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analelf
  • 曼妞是個傻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