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哪一天晚上看著電視,突然想起了大學一年級的時候。
人老了喜歡這種回憶的感覺,尷尬的是我還年輕。
但偶爾回憶起學生時代的畫面挺好玩的,不停猜想著當時的自己想著些什麼。
為什麼又這麼喜歡一個人?

第一本書裡面提到了小巴黎,經過了提醒才讓我又重新鉤勒出那些點滴。
小巴黎沒有鐵塔,沒有法國人,只有一堆學生坐著,你彩排上課的話劇,我們
開會研究等一下要蹺幾堂課,好不歡樂喔。我的很多大學時光都坐在那兒,也
沒想些什麼,只是等待。

等待下一堂課,等待同學說晚上去哪裡玩,等待中午放飯,等著看自己的青春
從眼前汗流浹背又津津有味地奔跑過去,等著看著我一點兒也沒伸出手去抓著
的念頭。那有什麼好抓的呢?

今天我感受到秋天來的感覺。
人家說,每下一次雨,就會冷一點。
昨夜一個晚上的雨,今天卻都躲了起來。
為了紀念這跟青春一樣擅長躲藏的雨,我剪了一個很奇怪的髮型。
有江洋大盜的感受,未來一個月會有許多人瞧見,想到就讓我哈哈大笑啊。

笑著笑著,我發現自己正坐在小巴黎,旁邊人們沒一個我認識的。
我有點慌張有點擔心,看了自己手裡的本子想知道下一堂課是哪個老師在哪個
教室,一轉眼我不由得鄙視自己嘲笑自己,

都這個時候了,才想知道下一堂課教室在哪裡?

每下一次雨,就會冷一點。
我也能細細感受這個溫度的話,那一年的那一個晚上我就會長大了。
不會像現在這樣,還沒長大也不想長大被逼著長大卻不懂怎麼長大。

好想找一張小巴黎的照片,卻搜尋了半天,一張都沒有。
與大學同學的聯繫也是微薄的可憐,應該說,我與這個世界的聯繫都如此。
說著說著那些奢華空洞的事,唱著唱著那些騙人耍人的歌,聽著聽著那些毫無
價值的故事,走著走著整個虛假到無法呼吸的世界,我看著鏡子,想到今天設
計師跟我說的話。

『哇,剪完以後,好不像你。』他說。
我怎麼知道他會怎麼下刀,我從來也不干涉。
今天的我很不像我。

我根本不知道我的樣子是什麼,是什麼啊。
連我都覺得陌生,於是他才會這麼剪掉我的頭髮的對吧。
如果是以現在這個面貌回到那一年的小巴黎呢?


這幾年我回去輔大很多次。
拍照,找老師,演講……
每次我都會去小巴黎坐坐。

小巴黎只是外語學院外頭的涼椅罷了。
是了,還有棵壯觀的老榕樹。
某一個角落的土堆裡頭,你可以努力往下挖。
不知道你會不會挖到我的青春的腳印呢?


小巴黎,再見。



創作者介紹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庭楓
  • 米漿哥,最近還好嗎?
    我現在身在大考小考中秋卻不能烤肉的日子裡,
    雖然很累卻也很充實。
    看完這篇,最有感觸的不是下雨、不是感傷的秋天,
    而是這句:「還沒長大也不想長大被逼著長大卻不懂怎麼長大。」
    因為我在你發這篇文的前一天,剛過了18歲生日……
    這應該是要開心的事,可是我真的不想長大,
    在還沒做好準備的時候,十八歲就這樣悄悄來臨了,
    讓我連逃的機會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