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假了,你一定沒想到懶惰成性的我,今天會連續發部落格文章吧?
少來少來,你深心底下肯定這麼看我,那麼我只能說,你太瞭解我,太常來這
裡晃,太不注意正經事,太不用功讀書,太不努力工作了。我搖搖頭,決定依
照慣例,先來想一下我到底要說什麼。

我先來介紹一下我的家。
一樓是車庫,停著我的愛車豆漿號,以及我的大戰車Suzuki的休旅車。門口有
兩台很娘砲的摩托車,一台是Cuxi,一台是Many,是我老姐跟我老媽的,當然
,我出門得騎車的時候,我也會用『蓮花指』騎著那兩台其中一台出去。

真害羞。

二樓客廳,以及我媽的工作室,還有寶貝的別墅(兩個),門打開是中庭。三
樓是廚房以及我父母的房間,還有餐廳。四樓是我的臥室,五樓是我姐的臥室
以及我的書房,頂樓是小客廳,也就是我抽菸休息的地方。外面還有個露台。

每次我撞牆了(是指寫作撞牆)或者鬱悶的時候,我都會待在頂樓發呆。當然
,免不了會抽點小菸,真的是小菸,不多。去年一整年,我花在頂樓的時間很
多,多得我很意外。現在回想,那時候我每天都想寫部落格,跟大家分享一點
東西,想讓大家知道所謂『敷式理論』究竟有什麼想法,為了這個我每天都很
努力,不過到了今年暑假前,我突然神秘了起來。

是否我說了太多,其實卻說得不夠呢?
對於創作,我應該還有很多地方可以努力,除了充實自己之外,更可以拿出一
點想像力,去創作更大、更多、更獨特的東西。於是我陷入了長考,有點淤塞
卻很美好的長考。我發現了自己的不同。

以前總會在思考的時候無奈無力,現在卻覺得充滿了希望。以前會覺得這個創
作市場很難熬,現在卻覺得到處都可以發揮,我想我是長大了,真正的長大了
,我學會不要抱怨,我學會真正的『思考』。

思考不是躲著拼命亂想,而是找出個方向。
我想起在台中文化局演講時,一個媽媽問我,希望我給她一句話。

『放下布袋,何其自在』是我給他的。
這也是我高中畢業紀念冊上,留下的話。
他問我,放下布袋是指不要理會雜質嗎?布袋是指煩惱嗎?


我說:『布袋就是布袋。』

是啊,布袋就是布袋,你拿著然後想他是什麼,何苦呢?先放下來,然後你會
知道那是什麼,你會之知道有多舒坦。而我也發現,我坐在頂樓的時間,越來
越少了。雖然我休息了幾個月,那是因為我不想讓身體負荷太大,我也無法接
受太強烈的打擊(抱歉,就是指銷售量啦)。

我最近越來越少讓大家去買我的書了。
不賣書,我吃什麼?
不過,除了這個,我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與其拼命懇求大家支持,不然找個
很舒服的方式繼續創作,至於銷售,我交給天,交給自己的筆,交給我死忠的
讀者幫我宣傳就好了,即使沒有以前的輝煌,比起其他創作朋友,我已經夠幸
運了,甚至幸運得教人不爽啊。

總之,你們知道得太多了,下次被我遇見,我會滅口。


另外,這裡很多人聽過我的演講,知道我最常講『眼睛要盯著球』。
某一次演講,題目是創作,我仍舊講眼睛要盯著球,因為我覺得夠勵志,夠給
大家充滿希望。結束之後,熱烈的掌聲不輸給『一炮而紅』帶來的強迫性鼓勵
,而有一個朋友舉手了。

他很誠懇,一點都不挑釁地詢問我。
『請問敷米漿老師,這個題目跟創作的關聯性?』
他說:『我覺得我想知道老師的想法,應該對我有幫助。』

天啊,他應該更挑釁一點的發問才對。這樣鎖住了我很多後續的梗。
但他真的很自在,很舒服地發問,所以我也很舒服地回答他。

『我說著我以前面對的好玩的、痛苦的是,裡面你聽得出來有些誇張吧?』
他點點頭。
『對我來說,這就是創作,怎麼把一個苦痛說得有趣,一個有趣說得讓人發笑
,一個無聊變得舒服,這就是一個故事,一個好的故事。當你們笑了、震動了
,發麻了,那我就可以寫下句點。』


我發自內心笑著。
因為,我就是這麼認真地想跟你們說個故事而已。
你們,應該會想要聽下去吧?

會吧?




傻敷敷,凌晨一點。
謝謝你們過去一年給我的溫暖,我也很努力很努力。
謝謝大家再次給我機會。

會吧?





創作者介紹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賭神
  • 頂樓的小客廳 應該也是打牌的好所在.
    拿起撲克 我是台客.
    丟下牌隻 全部通吃.
    本是異鄉人 要往北部去.
    無故輸光光 只好搭國光.
    謝謝!
  • ttime
  • 語無倫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