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年不知道為何開始流行裝牙套矯正牙齒,聽說會痛,聽說牙齒會變美。
我一直很照顧自己的牙齒,加上我抽菸抽很大,深怕會有討厭的菸垢,於是經常
想方設法處理他,所幸目前為止還可以接受。

但我個人最近積極想要尋找一種腦袋套,功效如下。
一、快速改善整天發白日夢的症狀。
二、避免腦神經衰弱胡思亂想假裝自己走在天母吃個莎諾就變成金城武。
三、準備寫小說的時候腦袋開始歪斜無法控制。
四、修正自我認知不良的角度,以及避免自我感覺良好的扭曲。

想了半天我發現,我終於找到這個奪命性的矯正器。
就是回歸一種正常的生活模式即可。

會有這種想法,主要是這週有很多激盪,腦袋的也好,生存模式的也好。
如我上篇所言,我跟一個好前輩聊天之後,發現自己很多盲點,最討厭的,是那
些盲點我再清楚不過,卻因為這些年來的一些變遷鎖住了自己,也悄悄地困住了
某一層的零魂。

『你有一種病態的責任感』,
這句話讓我虎軀一震,也讓我理解這一段日子裡面,我為了很多不應該加在自己
身上的東西,犧牲了好多、好多。我的個性被拉扯的那一部份--我說清楚一點
,就是身為『標準』金牛座,我有一種固執,喜歡一種安定。但其實會投入寫作
就是我被隱藏的那個部份,不是自認為的那種理性,相反地,我極度感性。我雖
講求現實,實際計算所有數字,但很多時候我根本不管數字,追求浪漫。

就是這種拉扯造成我的扭曲,我逐漸變成『其他人希望的我』,而不是真正的我
。我慢慢忘記了追求自由呼吸的我,被成了被拘禁的我。

我慢慢被這個軀體抽離,所謂的我,正好就是那個大家俗稱『靈魂』的那個我。

我想起前兩天,臭喬跟我說的話。
這段時間我一直想著,反覆想著。
那是個聚會,我們隔一段時間就會聚在一起,聯絡彼此的感情,當然也是回顧過
去學生時代的荒唐。那一天來了很多新面孔,是好久好久沒有出現沒有聯絡的同
學,霎時間場面變得溫馨不已,臭喬湊到我身邊:

『當你覺得這樣的場面溫馨的時候,代表你老了。』
這段話我同時也寫在臉書上。

我跟臭喬說,我早就沒救了。
太容易受到環境的感動是我的問題,但是不知怎地,我有種解脫的感覺。
溫馨沒錯,但我不是突然在那一秒鐘覺得自己老了。雖然很多人上次見面,已是
十年前的事了。

這十年來我們彼此累積,讓歲月的風吹在我們臉上,每一條紋路都是自己想對這
個世界說的話,即使你不說,他也會寫成對白留在你的身上,你的指間。你笑、
你哭、你抖抖手,你拍拍肩膀。

你有靈魂,你不是一個人。
雖然我都坐在角落,雖然狂歡的時候我安靜地笑著。
我不是一個人。

我跟著這些朋友一起走,雖然中途很多人失聯了,但,我們一起走。
你老了我也老了,你還是當年那個你的話,我也是。

我想我真的需要一個腦袋套,即便這個名稱總讓人想到怪怪的地方去。
腦袋套不是讓你避免搞出人命,也不是矯正腦袋姿勢不正確。
也不是讓你冬天騎車手不會冷……

只是在你脆弱的時候,提醒你
休息一下吧,人生還有好長、好長的路要走。
你得用一輩子去找這個套子才行。




創作者介紹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usan
  • 做好自己就好,不要太拘禁自己,快乐是最重要的,只要你觉得快乐,怎么做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