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迴旋



  □

 

  新天地充滿了很表面的歡笑,如果不是劇組要來,我恐怕會窩在飯店。
  Mitch跟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她的笑容很適合這樣的環境。
  每說一句話就會發出銀鈴般的笑,我卻感覺不出笑點。
  淮海路就是以前的霞飛路,充滿了感情以及糾葛的霞飛路。
  Mitch竟然不知道,害我也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聊下去。
  酒酣耳熱,燈紅酒綠。

  「Hi,Dan。」
  我抬起頭,看見了那個義大利指甲……還是法式指甲?
  管他。
  「Hi,沒有故事的女人。」
  我笑了,很開心地笑了。

 

  □

 

  沒有故事的女人,實在是一件奇妙的遇見。
  那一天在Haagen Dazs,我應該算是幫了一個忙吧?
  當她在我面前無助地逞強著,所有東西都掉落在地上。
  即使沒有拍下來,我仍舊把畫面印在我的眼底。
  還有那個五十元硬幣掉落地上發出的清脆聲音。

  說不上為什麼,撿起這個五十元亮晃晃的硬幣,我感到一股暖流。
  如果我有多一雙手,我希望把現在捏著硬幣的自己的手拍下。
  這當然不可能,對於自己的胡思亂想,我無奈地笑著。

  眼前的台灣女孩兒回頭瞪了我一眼,似乎在她的世界裡頭,
  我的存在是一種礙眼。這樣說來,我應該生氣才是。
  她的眼中,我卻看見了一種無助。好似找不到花朵的蜜蜂一樣。
  看來她是找不著皮包了,倔強的臉上有一點掙扎。

  「一起算,我們兩個一起。」
  我故作輕鬆地拋弄著五十元硬幣,拉住了女孩的手。
  其實我也很緊張。
  我這算是功德一件嗎?
  即使是好心搭救,但若我擺著一張嚴肅的臉,
  恐怕會讓人感到不悅吧。

  我撐住了自己因為天冷而緊繃的臉,搜索枯腸之後,
  盡力擺出最溫暖的笑容。
  「我就知道妳又忘了帶錢包。」
  我把硬幣放在她的手上,心跳劇烈地猶如瞬間給了我一槍。

  女孩的手很漂亮,白皙修長,用晶瑩剔透來形容也不為過。
  可是這樣的美麗多了點人工,指甲很長,卻不適合乎均衡的那種。
  就整體畫面而言,指甲的部份太醒目、太跳了。
  這樣人工美麗看起來好像掩飾著什麼,卻又把想掩飾的暴露出來。

  我付了帳,後面排隊的上海女孩兒似乎竊竊私語著什麼。
  「為什麼妳的指甲留這長?都不剪喔?」
  我很認真地詢問,想找出原因。
  女孩兒嘟著嘴,瞪大了眼睛看著我。
  「這叫做法國式指甲,知不知道?」她雙手攤開讓我好好觀賞。
  哇,原來這就叫法式指甲,從歐洲來的。
  「那……英國式、西班牙式、義大利式是怎樣?」
  歐洲這麼大,肯定有各種不同的指甲吧?

  不知道Kelly知不知道這種法式指甲呢?
  女孩兒轉頭過去,拎了自己點的餐。
  後面排隊的上海女生吱吱喳喳地,隱約聽見了「戀愛」兩個字。
  我抬起頭,看著服務員旁的餐點介紹。

  「噢!」我驚訝著。
  「竟然真的有黑巧克力口味!」




  詳細請看哈跟大死網站。 
按我

  很好看啊,大家都要去看。
  最好每天看一次,會讓你更健康有活力。




  米將軍






創作者介紹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