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咖啡店內,我等了二十分鐘,曼妞才吃完她點的餐。

  聽起來曼妞似乎很秀氣,但老實說,她點了一份豬排拉麵。至於

  我的墨西哥三明治,以及我跟她兩杯冰沙,也在我的同意之下交

  給曼妞處決。

 

  「我剛剛有跟妳說”我請客”三個字嗎?」我看著曼妞。

  『真的很謝謝你,沒想到你是這麼好的人。』

  「客氣了,應該的。」Shit,我剛剛真的說了。

  「吃飽了嗎?」我看著一臉滿足的曼妞。

  『差不多了,謝謝。』

 

  曼妞再一次跟我道謝,彌補了我空虛的心靈。

  最空虛的應該是我的荷包。這一趟到台中來,為了節省車馬費,

  我一次跑了三場演講,昨天下午、晚上各一場,今天下午又一場

  ,現在的我飢腸轆轆,卻因為曼妞的大食量讓我不趕輕舉妄動。

 

  我打開電腦,連上咖啡店的無線網路,讓曼妞看看我的部落格。

  在我回了曼妞的信之後,我在自己部落格上打了一篇文章。曼妞

  一邊看著,一邊嗤嗤地笑著。

 

  老實說,我大概有一年多沒打開原本跟讀者公開的信箱了。大概

  因為好久以來,都沒有任何一個讀者寄信給我的關係吧。距離我

  上一本書的出版,也已經是一、兩年前的事。而曼妞寄給我的信

  ,也是一年多以前。會打開那個塵封已久的信箱,主要因為我接

  受了一個難得的採訪。

 

  那是上週的事。

  台北的某間咖啡廳,一種既讓我熟悉,又陌生異常的感受。

  沒想到在出版界消失那麼久的我,竟然還有記者願意採訪我,真

  是讓我受驚了。

 

  於是,當天的情況讓我難以忘記。

  身為一個作家,記憶力好算是基本配備,如果記性差,當作家是

  很辛苦的。那一天太陽很大,我特地選了看來比較慎重的衣服。

  後來我發現,其實所謂的慎重,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而脫

  離了現實那麼久的我,其實不太需要這種虛榮了。

 

  那間咖啡廳不算大,唯一的優點是服務生有一頭長髮,眼睛很

  漂亮。我搖晃著手裡的水杯,桌上擺著的柳橙汁因為我過度緊

  張的關係,已經見底了,只留下濫竽充數的冰塊。我也只好拿

  著水杯喝水,一杯接著一杯。

 

  如同現在一樣。

  我很擔心曼妞會因為部落格文章下面的回應而不開心,因為有

  太多回應都不是頂友善。當然,主要原因還是我的文章寫得太

  喪盡天良。當時我沒想過這樣的文章會否傷害了曼妞,對我來

  說,那只是一篇文章,而我敲下鍵盤打下文章的時候,我感覺

  自己的手好像熱了起來,鍵盤成了黑白鋼琴鍵,一聲、一聲化

  成了音符。

 

  我已經好久不曾有過同樣的感覺。

  我給文章下了一個很莫名其妙的標題,如果那是一本書的名字

  ,肯定這本書沒有人會買。

 

 

 

  □

 

 

 

  《老爺不要啊,夫人會看見的……》

 

 

  老爺總是仗著自己是老爺,喜歡對奴婢毛手毛腳。奴婢礙於老爺

  的淫威,總是忍辱負重、忍氣吞聲、忍者……

  看到這個標題的你,如果也這麼想歪了,請努力糾正自己日常生

  活的閱讀習慣以及少看一點電視,謝謝。

 

  說到這個老爺……老爺總是喜歡對奴婢毛手毛腳,有一天……

  喔不,我今天其實想說其他的。從上次的台中一日遊回來之後

  ,我每天都在想著怎麼寫出一個我自己都會感動的故事,想著

  想著,我想到了如下的劇情:

 

  保力達蠻牛很喜歡穿粉紅色的洋裝,尤其背後有個啾啾(蝴蝶

  結)的,那個啾啾希望可以大於十乘以二十英吋為佳。是的,

  你沒看錯,蠻牛是個女孩子,而且是個心思很細膩的女孩子,

  雖然叫做蠻牛,其實他喜歡喝豆漿,尤其是鹹的豆漿,裡面放

  個油條。

 

  每次蠻牛早上起床慢跑五千公尺,到拳場練拳半個小時以後,

  會到街口的早餐店(好像叫做中和豆漿)吃早餐。往往蠻牛都

  會把左腳(我確定是左腳)跨在椅子上,右手(真的是右手)

  拿著油條,沾一下豆漿,咕嚕咕嚕喝個幾大口,然後「啊!」

  的一聲,看了看那個賣早餐的老闆,額頭上面撇了兩條硬拉過

  來的頭髮,掩飾自己地中海的髮型,然後抖抖下巴挑挑眉毛。

 

  『痛快,痛快!』

  蠻牛總是這樣。

 

  後來,蠻牛漸漸發現自己的女人味不夠,自己喜歡的男生每次

  見到蠻牛,不是報警就是跪地求饒,蠻牛才知道事情不妙,於

  是要徵求大家的協助。

 

  是的。

  她、找、到、我、了。

  那封信是這樣寫的。

 

 

  『

   您好:

 

  我是曼妞,很多人都叫我的綽號,蠻牛。

  我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希望身為愛情達人的你,

  可以幫幫我。我喜歡上健康路三段四十五巷六弄七號四樓那個

  男生,你知道的,他很帥。但是上次他看到我,我對他笑。

  他轉身就走。第二次我在那邊等他倒垃圾,結果他就把垃圾送

  給我了。

  裡面除了一堆垃圾之外,還有一個寫過沒水的筆。

  那是定情物嗎?

 

  說了好多,我相信你已經瞭解了那個男生的帥了吧?

  我知道你很忙,如果可以的話,請你幫幫我。

 

  曼妞  上  』

  

 

  我來回反覆看了多次,始終看不出她的問題是什麼。

  第一,他為何把那個男生的地址背的這麼仔細?

  第二,我怎麼會知道他很帥?

  第三,定情物這這個部份我不予置評,但是把垃圾交給女生的

  意思是……

 

  最後,我到底要幫什麼忙,我也不是很清楚。

  但,我決定來給曼妞(你看,她說謊,明明就是蠻牛!)一個

  徹底大改造。

 

  請大家也可以幫幫我,或者幫我去問問真正的達人。當然,我

  心中也有一個辦法,等大家說出來之後,我也會在禮拜四晚上

  跟大家分享。

  改造蠻牛大作戰,正式開始!

 

  基本上我估計沒有人會理我,但是我是認真的,至於曼妞的照

  片……我想不要公開,這樣不禮貌。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罷,這

  件事情可是真的要開始了,應該也在我做公益的範圍內吧!畢

  竟很多人有戀愛問題也會問我,我也會解答。

 

  好吧,我的線索也不多。但是我週三去台中演講當天晚上,我

  會約曼妞出來見面詳談。先說出來的原因真的不是為了留下紀

  錄,等我遭遇不測可以幫我報警,請不要這樣想一個女孩子,

  我相信她有一顆纖細的玻璃心,不是嗎?

 

  如果我真的遭遇不測,請台中的朋友解救我。

  如果你不確定當事人是否是我,請記得我們的暗號。

  你若說:「老爺不要啊……」

  我會答:「夫人會看見的!」

 

  那麼,請直接幫我叫救護車。

 

  當然,也希望這兩天大家會跟我說說方法。

  謝謝你們,我也會努力的喔,這件事比我的新書更加重要了現

  在!有好方法請回應,謝謝。

 

 

 

 

  □

 

 

 

  我還記得我剛發完文章的時候,看了看當天的部落格人氣。四十

  五個人,比昨天多了兩個人。事實上我從來不在意這些人氣,但

  看著來瀏覽的人數,從過去的幾千幾萬人,到此時的小貓兩、三

  隻,心裡頭有一種酸楚。彷彿末日武士在夕陽的照映之下,看著

  黃沙滾滾的遠方,回憶起過去英雄的過往,卻時不我與的感慨。

 

  『我以前真的會早起跑步喔。』曼妞笑著。

  『我也喜歡喝鹹豆漿,不過……』曼妞歪著頭,『甜的也喜歡。』

  『但是我不會把腳跨在椅子上啦,你亂說!』

  『你看你看!下面這篇回應好誇張啊!

 

  我把頭湊過去,看了那篇回應。

 

  「把垃圾交給曼妞,會不會那個男生以為……那是他同類?」

  這個真夠狠毒的。

  我尷尬地笑了笑:「他們都太有幽默感了。」

  『真的挺好笑的。』曼妞笑了起來,很真心。

  『還有這個啊!』

 

  「曼妞加油,推倒那男生!」

 

  我看了之後,跟曼妞相視而笑。

  沒想到這篇文章有這麼多人回應,上次出現這樣的狀況……

  我不想去回憶了。

  大概也是石器時代的事了。

 

 

 

 

  -未完-

 

 

 

 

 

創作者介紹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daniel117718
  • 溫度又降了些...

    感覺糟糕:目
    因為我似乎也有提到推倒的部份......(喔,再看一次發現原來我是用「撲」倒)
    希望曼妞可以有好結果,雖然我依然相信這世界上「膚淺的人」很多,而常常沒有佔盡優勢的人都得生活苦痛.....唉
  • 大巧
  • 敷大跟曼妞都要好好加油啦:)
  • banalelf
  • 我可以理解米米醬所說的感慨

    以前,也曾經在網路上叱剎風雲,但是,回歸最初的感覺也不差阿

    米米醬依然是那個最棒的米米醬

    你是最棒的(眼神閃亮亮
  • qinwei
  • 好期待你接下来的佳作!加油哦!
  • 葉緋
  • 不管怎樣
    還有米漿軍團!
    所以不怕....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