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個很無聊的人。

  而且朋友不多。

  大學時代我只跟屁精來往,他是我的室友兼唯一的朋友,我有什

  麼事情都只會跟他說。當然我並沒有孤僻到完全不跟人來往,只

  是我個性怕生又容易緊張,很難快速交到朋友,而這個社會又講

  求速度,沒有人願意花時間跟你慢慢深入瞭解。

 

  我這輩子寫了不少本書,但我覺得目前為止最了不起的,卻是一

  本只有我跟屁精看過的書。

 

  書名叫做《奇珍異獸圖鑑》。

  裡面都是我跟他看過所有長得奇形怪狀的人。

  照片是屁精拍的,他很喜歡攝影,現在是個專業的攝影師。

  所謂專業攝影師,就是幫一些網路商店拍拍商品照片,拍拍平面

  模特兒。

 

  我曾經跟他索取過模特兒的走光照。

  隔天他遞給我一張光碟片,裡面只有一張超過八百Mb的照片。

  一個空的攝影棚。

 

  「你給我這張照片幹嘛?」我打電話給他。

  『模特兒都走光啦。』他說,『走光就是這樣。』

  「這個笑話我在五胡亂華時代就聽過了。」老梗。

  『笑話跟酒一樣,是越沉越香。』

 

  神經病。

  總之那本《奇珍異獸圖鑑》,是我跟他的心血。

  每張照片的下面,都會有我的註解,寫下該位足以存在於這本怪

  獸圖鑑的朋友,是從哪個星球來的,有著怎樣的暴戾兇殘。

 

  但其實那只是屁精拍的女生而已。

  我真的很泯滅人性,現在想起來,我會有如今這樣的下場,因為

  我在那本怪獸圖鑑褻瀆了文字之神吧。

 

  總之,曼妞大概可以在那本圖鑑當中排上一名。

  證據如下。

 

 

 

  □

 

 

 

  老爺:

 

  我的身高體重?

  我的身高一百七十四公分,體重……我很久沒量了。

  大概八十五吧。

 

 

 

  □

 

 

 

  這是曼妞的回信。

  曼妞身高比我高兩公分,體重卻多我二十公斤。

  另外,眉毛恐怕比我這個正港男子漢還要濃密,偏偏頭髮卻有點

  稀疏。穿著打扮上,完全沒有任何值得我形容的地方。唯一讓我

  比較注意到的,是曼妞的手上有一個金色的戒指,很突兀,但我

  沒有問她。

 

  這次我的回信很簡單。

  「曼妞,妳、給、我、減、肥。」

 

  還沒收到曼妞的回信前,我在部落格上寫了一篇文章,大概敘述

  了我跟曼妞見面的經過。順便問問讀者的意見,這樣的曼妞,我

  應該怎麼幫她比較好。

 

  文章發表完之後,我照慣例回頭檢查了一次。

  我突然發現,雖然說要幫助曼妞,其實……

  我應該是在幫助自己挽救已經病入膏肓的寫作。

 

 

 

  □

 

 

 

  『曼妞是什麼?』

  屁精面無表情問我,好像問我明天會不會下雨一樣。

  「你發問的時候,應該熱情一點。」我說。

  屁精把兩隻手往胸前一擠,假裝很多自拍辣妹一樣擠乳溝。

  『嗯……』屁精呻吟了一下,『曼妞是什麼?』

 

  你說我應該用我的冰沙杯子砸他,還是跟咖啡店借滅火器敲他?

  我找屁精出來吃飯,他卻只對曼妞異常好奇。

  「你的熱情好腐敗。」我說。

  『我沒時間提高社會文化水平,只好跟著墮落。』

  「曼妞是我的讀者,」我說,「請我幫忙解決愛情問題。」

  『請你?』屁精哈哈大笑,『你連自己都搞不定。』

  「怎麼說我也曾經是愛情小說天王,你太不禮貌了。」

  『那個曼妞,正不正?』

 

  我喝了一口冰沙,吸管在杯子裡面劃了兩三圈,然後抬起頭。

  「你還記得那本《奇珍異獸圖鑑》嗎?」

  『難道你是說……』屁精瞪大了眼睛。

  「差不多那樣。」我嘆口氣,「那本書還在嗎?」

  『誰會留著那種東西啊!』屁精白了我一眼。

  「可惜,那可是我寫作生涯的代表作啊!」

  『難怪你這麼快就過氣了。』

 

  我掐住屁精的脖子,努力把冰沙的吸管插進他的鼻孔裡。

  當然,裡面還有很多芒果冰沙。

 

  『你是真的要幫她?』屁精皺眉。

  「幫啊,不然找你出來幹嘛?」

  『我能幫上什麼鬼忙?』

  「屁精哥,您試用過的美女,比我看過的A片還多……」

  『試用個屁!』

  「說錯了,是您見識過的美女這麼多,幫忙想想如何改造她,如

  果成功了,也算功德無量,到地獄你可以住比較高的樓層。」

  『好說,反正我一定住在你樓上。』

 

  屁精站起來,到外頭去抽了一根菸,留我在位置上。

  我拿起屁精隨身攜帶的相機,百無聊賴胡亂看著。

  『沒有養眼的啦。』屁精把相機拿了回去。

  「你把我當成什麼了?」我吐了一口大氣,「我是那種只想看養

  眼照片的人嗎?太過分了!」

  『不然你在看什麼?』屁精問我。

  「攝影師與模特兒的激情世界……」我說,「之類的。」

 

  屁精看著我,眼神像漁夫的魚鉤一樣,直直射入我的眼睛。

  我有點不好意思,我始終無法直視任何人的眼神,即使我知道說

  話不看著人的眼睛是不禮貌的,是讓人感覺自己心虛的。

 

  『我幫你拍張照片吧。』屁精說。

  「幹嘛?」我愕然,「我要付錢嗎?」

  『傻子,當然不用。」屁精笑了。

  「沒事替我拍照,不會有不良企圖吧?」

  『不知道,突然想拍下你現在的樣子。』

  「今天特別帥嗎?」我笑著。

  『歡迎回到現實世界。』

 

  我不是很懂屁精說些什麼,但我早已學會了忽略他的話。

  快門聲音對我而言很陌生。

  好像來自很遠、很遠的國度一樣,在夢中悠悠傳來。

  會讓你醒來後發現自己哭濕了枕頭套一樣。

 

  『關於那個女孩……』屁精說:『你想怎麼幫她?』

  「我想先讓她像個正常女孩。」

  我跟屁精解釋了曼妞的食量,以應大致的外表之後,

  『這肯定是你人生中最有挑戰性的事。』

  「我也這麼想,你到底能不能給點主意?」

  『拍人類我還可以,但是拍這種……』

  「留點口德,地獄就在不遠處。」我說。

  『是誰先提起那本書的!』

 

  屁精說完之後,我們兩個好一會兒沒說半句話。

  『對了,你以前不是認識什麼知名造型師嗎?』

  經過屁精這麼一說,我才想起這麼一件事。

  「你是說,那個今川老師?」

  『管他什麼老師,至少比我們兩個專業多了。』

  「好吧。」我下定決心,「我來想想辦法。」

 

 

 

 

 

 

  -未完-

 

 

 

 

 

創作者介紹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杰叡
  • 如果可以!
    這個大計畫絕對要好好實現呀!
    喔耶,敷大你依然幽默風趣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