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噗浪跟臉書上一問,才知道寒假開始的時間。
也就是說,我想在書展放風箏的計畫宣告失敗。而今年我大概也無法好好逛書展
了吧,虧我準備了大把銀子要去書展肆虐,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天天要吃大蒜。


昨天突然想到了第一次跟小寒碰面的畫面。
說「突然想到」也不然,我其實也沒忘記過,而從上週知道小寒離開的消息後,
我始終不願意去回想,怕一想那個畫面破掉了,很多人就真的再也不回來了。

那個下午,穹風說,我們何不先拈香,沒必要等吳子雲還有小蓿。
我笑了笑,看著久聞卻初次見面的Josh:「我們分兩次跟她說話,她好辛苦。」

『吵死了,一次說完行不行?』
小寒搞不好會這麼說罷。

整個下午的話題纏繞著小寒。
她說,早就想把這群人湊在一起了,只是等到妳離開了,我們都來看妳的這天。
他們唱歌的時候總是說著妳。八卦離不開妳,歷史都有妳。
我旁觀者,其實很羨慕妳。

妳還記得那年看見的我,瘦著憔悴著頹喪的我。
我想跟妳說,妳這個約定的代價太大了。如果想看見我們聚在一起,打電話就好
,何必要自己偷偷跑去天堂玩兒,讓我們在人間塞車、聞臭空氣、唱妳的歌?

拈香完了,我在旁邊抽菸,穹風跟小蓿、Josh在聊著。
子雲一個人跑去跟妳說話了,我知道他有話想偷偷跟妳說。
然後……

妳走了。
前幾年胖虎走了。
這些年,好多人都這樣先走了。

我們都會走。
不要哭,好嗎?
不說了,我以為大家有默契,不要提。
只要不哭就不會是真的。

文字不該被覆太重的悲傷。
世界已經太多悲傷了,太多了。




以下為Murmur。
書展簽名會預計在28號,大家都放寒假了,我唯一希望那天人不要多。
我的場合人多就好,哈。
結束以後我想逛一下書展,人太多就沒辦法買書了。

哈跟大死的小說,有禮物要送。
按我

去參加徵文吧。禮物很好。



至於新書什麼時候出現,我想就在最近吧。
所以我《最後一個故事》連載也貼得意興闌珊。
也許心情也受到了一點影響。

但,繼續向前。
因為人生後退也難,也難。

記得二十八號吧,孩子們。






米將軍




創作者介紹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