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啤酒海,從左邊胸口到右邊的胸口一直都有一片海洋。
每個人都有一秒鐘、一秒鐘覺得自己從來就該被生在海邊。
而我也因此在海上載浮載沉。

很難算出有幾次入睡前想像自己就在海邊,本來就黝黑的皮膚、清爽的短髮。
很容易曬成人字型的夾腳拖、捏著啤酒車頂掛著衝浪板。
隔天醒來坐在枕頭邊不停回想:這晚究竟夢到海了沒有?海了沒有?

失望像潮水一陣一陣拍打,腳步不穩,卻 剛好退潮。
就這樣被帶走了走了你走了。
低頭看著胸口的海洋,人卻踩在都市的泥土,好髒。
然後就這樣死掉,卻永遠不知道這樣閉眼睛有沒可能從此、從此都夢到海。

從此都是海。








上面廢話完,下面簡單紀錄一些東西,當作碎唸。
最近做了一些很奇特的事,每個人知道都問我,你為何要做這些?
作家不好好當巴啦巴啦。

反正我就喜歡挑戰一下。

因為時限很緊迫,所以接下來每天都會很忙,忙著趕八月的會議,忙著弄出像樣
的、自己從來不會的東西,忙著想一些好玩的點子,忙著把手邊的想寫的寫好。
忙著計畫下次去海邊的時間,忙著偶爾在噗浪跟臉書回應大家的留言,忙著結束
禮拜三在恆毅中學的演講還有下週三在竹女的演講,忙著這個暑假要去當苦力。

我瘦了。(一點點)
頭髮極短。
皮膚黑。
小說還沒完成。(但快了)
寫網誌的這一秒前,我在寫大綱跟人設。(與小說無關)
今天忘了買啤酒。
下雨了今天有偷偷淋雨一下。


然後。
等然後。



敷老大





創作者介紹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essy116
  • 敷老大
    晚安。。。
  • 意中人
  • Failure is the mother of succ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