壅和宮  

有多少年其實我也不去想了,我不像你,總可以這樣去計算。

是不是很疼痛,我也故意忘記了。

 

帶著恨活著,比打破恨來得輕鬆許多,而這樣的我在你的眼中,卻還是不對的。

我們困在彼此的籠子中。你探出頭我也想掙脫,到頭來我們還是原本的你、還有我。是嗎?

 

你怎麼會以為我都不知道你。

怎麼會以為我都沒有找你,用我的方式,怎麼會天真地認為我那樣安靜地待在原地,扮演那個無情的人。

我問了你一萬次,你為什麼不靠近我一點。

 

然而你沒有,

而我已經溺死了,我們都知道的,那一年大水確實來了。

女子不來。

女子不來。

 

 

而我來了,看見了你的那一棟樓,悲傷得我幾乎溺死。然後驚覺,我不是

在那一年就已經溺死了嗎?

不必比較誰比較痛誰比較眷戀誰了,你說。這一天很好,你在我也在,我們終於看往同一個方向,但我很想告訴你,

這個方向是不好的,會傷害很多人,包括我跟你。

 

大水來了大水來了。

為什麼不繼續讓我維持、在那一年就死去的樣子。

多美呢?

 

 

 

 

 

 

創作者介紹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jessy116
  • 米漿大,你回來了?
    我好像是第一個 :)
  • 你看我是不是真的要開始寫了是不是是不是

    fumijan 於 2016/05/05 04:03 回覆

  • jessy116
  • 是是是
    你可別忘了自己答應過我什麽
    還是你已經忘了?
  • 成為戰士吧
  • 哇 久久沒登入
    想不到有特別驚喜
    最近一直在練習摔跤
    摔跤的時候就希望能有文字治癒啊
  • 陳恩桶
  • 尾生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