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的面前,我什麼都沒有。唯一可以贏得的,或許是塵埃吧。《怦然之間》

 

第一章 (2)  

「金伯伯,你又偷喝酒!」 金伯伯的房間傳出了一連串玻璃瓶倒地的清脆聲音。

「叫我老金!」

「好,老金,你每天喝這麼多酒,是今天超商酒免費嗎?」顏明霏笑著收拾地上的空酒瓶:「我買了點你愛喝的餛飩麵,你吃一點吧!」

老金手撐著膝蓋,脫下老花眼鏡,把剛剛看著的陳年老舊報紙放下:「霏霏啊,這麵都糊了,怎麼吃?不吃!」

顏明霏一邊收拾著桌子,歉疚道:「不好意思啊金伯伯,今天雨實在太大了,加上路上又有事情耽擱了,您就將就點嘛。」 麵糊了,也沒有碗。顏明霏把塑膠袋往外翻了一圈,就這樣放在老金的面前。

「叫我老金!」老金像個孩子一樣,任性地看都不看桌上的麵。

「好,老金,這麵糊是糊了,但還是好吃的喔。」

「先說說,為什麼晚了?一個好好女孩子家,弄得這麼狼狽。」

顏明霏順手幫方才老金看的報紙拿起來,想墊在麵的下面:「其實今天晚上……」

「霏霏,妳幹什麼?」老金一把搶走報紙。 「墊著才不會弄髒桌子嘛。」也不想想每次都是誰幫你擦東擦西的。顏明霏心裡嘀咕著:「老金,你快點吃,真的快變成麵疙瘩了。」

老金看著手裡的報紙,發楞著。

「金伯……老金,是不是要把餛飩麵裝進酒瓶裡,你才要吃啊?」 霏霏笑著:「快點,都快涼了。」

「霏霏啊……」老金看著和式桌上的餛飩麵。

「好,等我發薪水,買更好吃的給你好不好?先喝點兒吧。」

「不是,霏霏啊,我說……」 霏霏把空酒瓶收拾進了黑色的大塑膠袋裡,讓老金再拿去換酒。這可是老金非常堅持的,頭一回霏霏不注意,把酒瓶給丟了,老金還因為這樣跟霏霏生氣了很久。

「再不吃餛飩會變成包子的,老金您就快點吃吧。」

「霏霏,妳是不是……」老金看著餛飩湯,眉頭皺著。

「快點喝吧,求你了,我還得幫你收拾好回去趕報告呢。」

「霏霏!」老金蹬地一下站了起來,「妳是不是瞧不起我?」

「怎麼會呢?」霏霏整個身體都僵硬了,趕緊搖手:「金伯伯,這是你最愛吃的那間餛飩麵,還是我應該買牛肉麵?下次我買給你吧,再、再加買一碗魯肉飯好不好?」

「妳!」老金指著霏霏,不知道是氣得整個人都在發抖,還是酒喝多了人發抖。 「沒有筷子我怎麼吃!妳就是瞧不起我!」

「金伯伯,對不起對不起,湯匙跟筷子剛在路上掉了,我去拿給你不就好了?」 霏霏從電視機上面的筆筒,拿出了一雙免洗筷跟湯匙,用衣服擦了擦,「金伯伯……」

「老金!」老金像個耍賴的小孩一樣轉過頭去不看霏霏。

「金伯伯,湯匙……」霏霏拿筷子推了推老金的胳膊。 「老金!」老金轉過頭來瞪著霏霏。

「老金,湯匙!」霏霏瞪大了眼睛,挺起胸膛把筷子跟湯匙塞了過去。 老金楞了一下,終於還是拿起筷子,夾起一整坨麵,像吃餅一樣吃著。顏明霏心裡過意不去,一邊幫老金收拾著房間,左手偷偷摸了一下口袋裡那剛剛得到的下午茶兌換券,心裡滿足得幾乎要飛上了天。 都說了,人不會一直倒楣到底。雖然在學校不知道怎麼著,上個洗手間回來自己的外套就被扔到教室最後面,打工的時候因為鞋底磨平了差點兒在廚房滑倒,腰有點痛痛的,雨傘又壞得義無反顧,最後就是會有幸運降臨。

顏明霏始終是這樣相信著。 剛剛那個男生,拿著飛鏢的樣子簡直就像天神一樣,眼睛都還來不及看呢,就命中了紅心,顏明霏開心地衝過去抓著他的手感激了一番。 現在回想起來,臉都還紅熱熱的。 自己怎麼就那麼大膽呢?

 

「霏霏啊,我跟妳說話呢!」老金咆哮著。

「啊?」顏明霏轉過頭:「你說什麼?」

「想什麼想到像個二楞子一樣,耳朵都故障了是吧!」

「沒有、沒有。」顏明霏坐到老金對面:「老金,你相信時來運轉嗎?」

「什麼狗屁時來運轉,今天幹嘛去了?」老金把麵裡的餛飩一口一個吃了,說道;「以後沒事別來了,煩啊!」

「才不煩,我就是盯著不讓你一直喝酒。」 顏明霏站了起來:「我覺得我的運氣要來了,要當貴婦去了。」

「呸!」老金怒叱:「什麼貴婦?有錢人沒幾個好東西,當貴婦幹嘛?」

是啊,當貴婦幹嘛呢? 顏明霏也不知道,還當真雙手撐著臉想了好一下子。 「就……不必每天打工,不必穿著快壞掉的鞋子,不必怕雨傘壞掉,可以讓我妹妹去日本念書,可以像陸樂珊一樣每天穿不一樣的衣服去學校。」

「妳傻了嗎?每天穿不一樣的衣服,衣櫃要多大?有病。」

「我是舉例嘛,」顏明霏嘟著嘴:「我收拾收拾,要回去寫報告了。」

「去去去,省得妳在這兒煩我。」

好心情差點兒就要被老金破壞殆盡,所幸顏明霏摸到了口袋裡那千真萬確的下午茶兌換券,心情好得不得了:「老金,我走了,酒瓶我幫你拿去換錢喔。」

老金不耐煩地隨意揮手,像趕蒼蠅一樣趕著顏明霏。顏明霏聳聳肩,微笑着跟老金揮手道別。門才關上,老金呆呆地望著玄關,手裡還捏著那份早已泛黃的報紙。嘴角的那抹笑意,從來不曾在霏霏出現的時候露出來。 老金很想走出門,送霏霏離去的,但年邁的不是身軀或者腳步,而是那個已經殘破的靈魂。不管怎麼拒絕這個可愛的小女孩兒,霏霏總還是會定時來找自己。久而久之,雖然說不出什麼好聽話,卻漸漸有點喜愛這個霏霏。

顏明霏是不會知道老金這把年紀了,臉皮都皺皺的,永遠都是一身酒氣,竟然還會有這樣的小劇場。

雨稍微小了,雨傘也壞了,顏明霏乾脆就不撐傘,一蹦一跳地往便利商店去,心裡還想著那個帥氣的男生射出飛鏢的那一瞬間,沒想到,時間真的會有那種被凍結起來的感受。 周圍人們的尖叫歡呼,雖然不是因為自己,卻跟著開心了起來。 「啊!」顏明霏停下腳步,雙手用力握拳,把塑膠袋裡的酒瓶震得哐啷哐啷的。

「我是不是忘記跟他說謝謝了?」 這個時候,顏明霏懊惱得簡直就要搥地板了。

一台看起來很高級的黑色轎車疾駛而至。

這次,不是從旁濺起水花那麼簡單,顏明霏瞪大了雙眼,刺眼的光線讓她什麼也看不清楚,只知道這次真的完蛋了。

「不是……不是會有什麼人生的跑馬燈嗎?」 隨著尖銳的煞車聲響起,如果有人知道顏明霏這個時候的想法,一定會拍著額頭,覺得這個傻妞真的無可救藥。車子帶來的風吹起了顏明霏的瀏海,這一秒鐘,顏明霏腦中一片空白。

 

「我、我沒有跟他說謝謝,沒有跟他說謝謝……」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