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亮眼的葉子還是葉子,起風了,終於是會飛起來的。 當然,有一天也會落在地面上。--《怦然之間》

 

 

 

 

 

 

車子在顏明霏身前靜止,這個世界彷彿忽然之間沒了聲音,手裡的提袋掉在地上的酒瓶碰撞聲、尖銳的煞車聲,什麼都沒有了。好像誰靜靜地翻了一頁的書一樣,人生就在這樣的關頭瞬間靜止,然後又重新開始。

 

跑馬燈沒有出現,這或許是顏明霏最懊惱的事。

駕駛匆忙打開車門,站在顏明霏的身旁,一臉慌張。

「小姐,妳……沒事吧?」

顏明霏事後回想,自己當時一定呆透了,眼睛睜得大大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沒有受傷吧?」駕駛忙亂得手足無措:「妳怎麼會突然停下來呢?」

「謝謝、謝謝。」

 

說完顏明霏才察覺不妙。

我怎麼會說謝謝呢?顏明霏對自己的舉止感到傻眼。

「我是說,我沒事,真的沒事。」撿起地上的塑膠袋,顏明霏勉為其難笑了一下。

「下次過馬路不要突然停下來,很危險的!」駕駛臉色一沉。

「是,不好意思了。」顏明霏低下頭。

「小女生這麼晚了……」

 

駕駛突然開始裡直氣壯了起來,話還沒說完,車上的窗戶降了下來。

「安西,你過來。」一個低沉而有威嚴的聲音傳出來。

「是,老闆。」

「把這個名片給她,有什麼問題讓她打過來。還有,閉上你的嘴。」

「是,老闆。」

 

顏明霏還楞在當場,想離開又害怕,不離開又不知所措。

「小姐,不好意思,如果妳有發現任何問題,直接打電話給我們,會有專人……等我一下。」駕駛還沒說完,又小跑步回到車旁。

「老闆,這是您的名片,不是給特助的名片就好了嗎?」

「我剛剛不是讓你閉嘴嗎?」

「是,老闆。」

 

駕駛又跑了回來:「對不起,如果有任何問題,直接打電話給我們老闆,不要有任何疑慮,哪裡不舒服或者受傷,還是有什麼損失都沒關係。」名片遞給顏明霏後,駕駛掏出皮夾。

 

「我先給妳兩千元,如果不夠的話,再打電話通知我們老闆。」

「呃,不必了,我真的沒事。」顏明霏趕緊搖手拒絕。

「還是,三千元?」駕駛多掏了一張鈔票。

「真的不必,我完全沒事,名片也不需要了。」

「那四千塊好了,我身上真的只有那麼多了。」

「不要不要,謝謝你,我沒事。」

說完,名片也來不及還給駕駛,顏明霏就飛也似地跑走了,留下一地的酒瓶哐啷聲,還有呆在當場的駕駛。

 

「老闆,是我不好。」駕駛上了車,向後座的老闆說著。

「我讓你靠近一點,誰讓你直接撞上去的?」那個有威嚴的聲音不緊不慢說著。

「是她突然停下來的,我本來就會從她身後……」

「你確定他從金先生的屋子走出來?」

「是,那屋子確實是金先生住的屋子,我確認過的。」

 

車子停在原地,空氣裡有著下過雨的潮溼味道,然後除了引擎的聲音之外,什麼都沒有,除了偶爾傳來雨滴落在鐵皮上面的叮咚聲之外。

 

越是這樣的安靜,越是讓人覺得吵雜。

「老闆,您還上去嗎?」駕駛小心翼翼地問道。

「今天不了。」後座的老闆閉上眼睛,神情透露出疲憊:「回公司。還有,你明天不必來上班。」

「老闆!」駕駛還沒把車開動,聽見這句話停下動作,焦急地回過頭:「老闆,是我不好,請原諒我,我還想繼續工作,當您的司機,拜託您……」

 

這位老闆睜開眼睛,揮手制止了司機。

「安西,我讓你明天不要上班,不是後天也不要上班。閉上你的嘴。」

「是,老闆。」司機鬆了一口氣。

「一個男人口袋裡只有四千塊,丟不丟人。」老闆說。

「是,老闆。」

「明天,想辦法找出那個女孩的資料。」

「是,老闆。」

 

 

「妳會不會覺得我真的很倒楣?」

顏明霏手拖著下巴,幽幽地嘆了口氣。

「不要這樣說,聽人家說,越是這樣想會越倒楣的。」

黃瑄一把拍掉顏明霏的手,讓顏明霏的頭晃了一下。

「霏霏啊,聽人家說,每次不好的事情過去,就會有好事情發生。妳看,妳不是得到了下午茶了嗎?聽人家說,這個時候要知足,否則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喔。」

黃瑄是顏明霏的同學,同時也是室友,在觀光系裡頭成績中等,每天就喜歡看一些沒營養的小說。

 

「不過話說回來,那個幫妳射飛鏢的男生,真的像妳說的那麼帥嗎?」

「黃瑄!」顏明霏生氣地:「妳每次都畫錯重點!」

「不是嘛,我聽人家說,長得好看的男生,一般都很冷漠的。」

「他的確是很冷漠啊。」顏明霏說道:「可能只是無聊吧。」

「那,妳沒留下來聽他算塔羅牌?說不定會提到妳呢!」

黃瑄食指戳了顏明霏肩膀一下。

「才、才不會呢,我趕著去送飯給金伯伯吃,才沒那個閒功夫。」

顏明霏臉紅了,熱熱的,感覺好奇怪。

「那下午茶,妳會跟他一起去嗎?」黃瑄不懷好意地看著顏明霏。

「怎麼可能!下午茶兌換券,只有我拿到而已。」

 

說完,顏明霏有點小小失落。

卻又覺得自己的失落很無厘頭,不過就是萍水相逢,怎麼自己卻會這麼多的情緒。就像一鍋湯裡面,本來就只有野菜跟火鍋料,自己卻硬要塞入牛排一樣。

「太好了,所以可以跟我一起去?」黃瑄喜悅地差點兒跳起來。

「只有一份而已,我們一起去是不是……」

「我聽人家說,像這樣的好運要分享出去,否則的話……」

 

「沒想到妳們也懂下午茶。」

黃瑄眼白差點兒翻到後腦杓去,噘了一下嘴,轉頭不說話。

陸樂珊手抓著圍巾,微微偏著頭,眼睛卻只看著顏明霏。

「就隨便聊聊。」顏明霏勉強擠出微笑。

「下午茶我還是最喜歡W飯店的,英式紅茶微微苦澀,入口之後可以感受到甘甜,法國馬卡龍還是空運過來的,配著紅茶真是一大享受。舒芙蕾滑膩細緻,下次我們一起去?」

 

「還是不了,我們去不慣的。」顏明霏笑著。

「妳圍巾壞了嗎?幹嘛一直用手捏著?」黃瑄可就沒那麼客氣了。

「沒有,就覺得稍微冷了點。還是你們的圍巾好,這圍巾就是貪圖好看,保暖方面,雖然是羊毛的,總覺得差了點,妳們覺得呢?」

「還是羊毛的……」黃瑄癟著嘴模仿著陸樂珊的表情,一臉不屑。

「黃瑄!」顏明霏瞪了黃瑄一眼。

「沒關係的,黃瑄比較直率嘛。我喜歡直率的人。」

「霏霏啊。人家陸樂珊是在說妳虛偽不直率,所以不喜歡妳呢!聽不出來嗎?」

「黃瑄!」顏明霏著急了,雖然不是很喜歡陸樂珊,但也不至於這樣直接搶白。

 

「妳們真可愛。」

說完陸樂珊就飄然走了。

「妳們真可愛……」黃瑄甩著自己的短髮,模仿陸樂珊:「多噁心啊真是。」

「黃瑄,妳不要這樣當場給人難看嘛。」顏明霏埋怨地。

「那也算是人?」黃瑄說道:「我就覺得她整天針對妳,是不習慣妳收到比她多情書,還是不滿意妳比較漂亮?」

「不要亂說了,我怎麼跟她比啊!」顏明霏喪氣地坐回位置。

「怎麼比不得?」黃瑄瞪大了眼:「妳皮膚白、腿又美,說話好聽還勤快。臉蛋小小的下巴尖尖的,眼睛又比拳頭大,什麼都比她好,就是成績差了一點。」

「妳才眼睛比拳頭大,而且,妳說我成績差,妳有資格說我!」

 

一邊打鬧著,老師也進了教室。

顏明霏偷偷望了陸樂珊一眼,那好像雕刻出來的側臉,長長的、刷了睫毛膏的眼睫毛,隨著眨眼抖動的樣子。指甲上的美麗彩繪……低頭看看自己的手,因為要打工什麼都不能擦,皮膚感覺也一定沒陸樂珊那麼細緻。那種一看就是好人家的女孩兒的樣子,實在是……

 

「霏霏。」黃瑄推了顏明霏背後一把,「看外面。」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umijan 的頭像
fumijan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