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嗎?」每一次的偶然,不過是為了跟你相遇才會形成的必然。--《怦然之間》

 

(4)

 

 

顏明霏轉頭的同時,全班也轉頭望向教室外頭。

課堂上的老師似乎見怪不怪,手抱著胸看著教室外的騷動。一群不知道哪個系的男生在前面的地方,手足舞蹈的,也不知道在嚷嚷些什麼,搭配著好像排練過卻又排練得很不怎麼樣的滑稽舞蹈,最後拉起了歪歪扭扭的紅色布條,上頭寫著:

 

陸樂珊看過來。

 

顏明霏轉過頭去瞥了一眼陸樂珊,她撐著下巴,彷彿眼前一切都只是一場表演,自己與之完全無關一般,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粉紅色的。那一瞬間顏明霏只想知道,陸樂珊的唇蜜是什麼牌子的,不知道貴不貴,自己能不能買得起。

 

帶頭的那個男同學似乎發現了陸樂珊的視線,開始瘋狂地大叫了起來。

「她往我這裡看了,她看著我,她看著我!」

「才有鬼,她明明就是看我!」旁邊的另外一個眼鏡男嘶吼著。

「不要吵了,你們擋到我跟陸樂珊深情對望的視線了。」

 

教室裡大半的同學都笑了,外面的幾個男生倒也不在意。

「霏霏啊,妳說這樣的場面,我要是陸樂珊,都想尋短了。」

黃瑄幽幽地說著,癟著嘴很不以為然的樣子。

「呃……那個胖胖的男生,該不是要脫衣服了吧?」

顏明霏別過頭,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那個胖胖的男生動作迅速地把上半身的衣服給脫了,露出了在胸口寫的幾個字,比剛剛紅布條上面的字還要扭曲,顏明霏跟黃瑄研究了好久才判斷出那字是寫什麼。

 

「陸樂珊愛他。」然後「他」的後面畫了一個向右的箭頭。

站在胖胖男生右邊的眼鏡男一臉得意,才發現面對著胖胖男生的右邊,其實是胖胖男的左邊,一陣推攘之後,硬是擠到了左邊去,這時候胖胖男生才發現自己被整了,氣急敗壞。

 

「簡直就是鬧劇,霏霏,妳說要是妳是陸樂珊,會不會有衝動想厭世?」

顏明霏笑得開心,隨口應道:「我恨不得從這裡往樓下跳呢!」

話才說完,吉他的聲音就從後門的地方傳了過來。

除了吉他的聲音,還有鈴鼓、三角鐵跟響板。手上沒有樂器的那一個,看起來像是這個腳樂團的主唱,吹著口哨,幾個人有的閉眼陶醉貌,有的目不轉睛盯著教室裡頭。

 

「顏明霏,顏明霏,顏明霏……」

 

這首歌(應該算是歌吧?)的名字好像就是顏明霏。歌詞也是顏明霏。算是四重奏,除了吹口哨的那個除外,每個人都在自己唱自己的。顏明霏雙手摀著臉,不敢看眼前這讓自己丟臉丟到外婆家的情景,相較之下,剛剛的紅布條還含蓄多了。

 

「這下子,我想厭世的應該是妳了,霏霏……」黃瑄惡意地對著顏明霏笑著:「吹口哨的那一個感覺比較好一些,畢竟沒開口唱歌,對吧?」

「妳不要說了!」顏明霏羞愧地想衝出教室:「黃瑄,拜託妳別說了。」

「唉唷!還讓妳出去接受他們的愛呢!」黃瑄笑得差點氣喘發作。

 

「顏明霏,出來吧!接受我們的愛,出來吧!」

這時候全班大笑的聲音,幾乎都要蓋過了這幾個樂團歌手的聲音了。

出來吧!出來吧!

越聽越像是在驅魔還是什麼的,顏明霏哭笑不得,轉過頭去,發現陸樂珊看著自己,那笑容一臉無奈,還對自己聳聳肩。顏明霏嘆了一口氣,好像從陸樂珊的眼神中看到了嘲笑的樣子。可能,可能是那個唇蜜的顏色太粉紅,讓那個笑容充滿了戲謔。

 

出來吧!出來吧!

傳腦魔音持續,班上的笑聲更是停不下來,也真虧了這些男生的羞恥心無下限。

「霏霏啊,妳說是現在往下跳,還是下課以後當眾往下跳呢?」

黃瑄還沒放過顏明霏,耳邊出來吧、出來吧的不成調的聲音還持續著,顏明霏本來是想乾脆趴在桌上裝死的,裝死一向是顏明霏的功夫,只要遇到了尷尬、害羞不想面對的事,一概裝死。

 

就在趴下的那一秒前,顏明霏突然張大了嘴

「啊!」

黃瑄回過頭:「霏霏,妳幹嘛?」

「黃瑄!」顏明霏突然站了起來。

「霏霏,妳該不會真的要出去吧?」

「黃瑄,黃瑄!」顏明霏在大家驚呼中,往外頭走去。

黃瑄也站了起來:「霏霏,我剛剛是開玩笑的,妳不會真的要往下跳吧?」

 

沒預料到這次顏明霏真的會往外面走的那群男生,突然也停下了那可笑的音樂,呆頭呆腦的看著顏明霏,以衝刺的速度往教室外面奔來。那群陸樂珊的忠實粉絲一時間情緒激動,更加鼓譟地喊著陸樂珊的名字,希望陸樂珊也出來,就算只是近距離看一眼也好。

 

一時間,所有的東西都亂了。

講台上的老師本來是在看好戲,情況有異之後也楞在一旁,手指著顏明霏,卻什麼也說不出來。黃瑄追了出去,班上同學的驚呼還持續著。

 

這個宇宙的聲音突然像被果汁機攪在一塊兒,隨著顏明霏的動作,就像果汁機右突然被拔掉了插頭一樣,瞬間靜止,瞬間安靜。

顏明飛奔出教室之後,突然往前一撲。

 

尖叫聲以及外頭男生的驚呼聲,層層交疊。

尖叫聲除了顏明霏身後的黃瑄之外,還有教室裡的其他女生。驚呼聲則是外面的這群男生,胖胖的那一個,竟然後側過身體,驚恐地看著飛撲而至的顏明霏。

 

 

 

 

顏明霏把貓塞進自己的手提包裡面,右手命地壓住牠不安的頭。黃瑄站在一旁掩護著,嘴裡一邊唸著。

 

「真的把牠帶回來養?霏霏,妳是認真的嗎?」

「噓,小聲一點啦!」顏明霏食指放在嘴唇上:「被發現就糟糕了。」

「都知道被發現會糟糕,妳還把牠帶回來?」黃瑄白眼。

「不然怎麼辦嘛!」顏明霏嘆著氣:「牠那麼可憐。」

「妳這樣突然衝出去,我都快擔心死了,結果為了這小貓?我還以為妳真的要尋短呢?妳沒看到那個瘋狂樂隊的人看到妳撲倒在地上,手裡抓著貓的樣子,我都要聽見心碎的聲音了。」

 

好不容易排除萬難走回宿舍房間,小貓迫不及待地爬出顏明霏的手提包,黃瑄還在叨唸著:「人家都說貓有九條命,摔不死了,牠要往下跳妳就讓牠跳嘛,何必弄得這麼驚險?」

 

顏明霏拿出剛剛買的牛奶,倒在自己手掌上,小心翼翼地餵著小貓。

「那裡是五樓,五樓耶!真的往下跳,不要說是貓咪,就算是老虎來都剩下半條命了,黃瑄,妳就這麼沒有同情心?」

「我說妳啊,顏明霏,」黃瑄嘆了一口氣:「妳確定妳有辦法養牠?先不說妳自己經濟拮据還要打工,就光是被發現了以後,妳會被趕出宿舍的。」

「不會啦,白白跟小彤等一下回來,妳幫我一起說服她們,拜託!」

 

白白是別系的同學,平常不大說話,但是個性不錯也愛乾淨。小彤是個大咧咧的女生,穿裙子都會大馬金刀直接坐在床沿不假思索的那種女孩兒。平時四個人關係是不錯,偶爾也會一起去吃飯吃宵夜的。

 

那一堂課怎麼散場的,顏明霏根本就忘記了,只記得這個一直待在自己懷裡不肯走的小貓,好像母貓拋棄了一樣,身上還帶著一股奶味,額頭上有兩條淡淡的黃褐色條紋,身體是黃黑相間的色塊,眼睛眨呀眨的,好像總是肚子餓一樣。

 

白白跟小彤回來之後,倒是跟小貓玩得不亦樂乎,也說好了一起保密,不讓舍監發現小貓咪。白白因為愛乾淨,所以特別替小貓咪鋪了一塊毯子,讓小貓在那兒玩著。過沒多久,小貓咪不停地喵喵叫,叫得所有人都心慌意亂了起來。

 

「怎麼辦?再這樣叫下去,待會兒肯定被發現的。」小彤緊張地說著。

「應該不是肚子餓啊,都喝了好多牛奶了。」顏明霏不知所措。

「不會是想媽媽了吧?」黃瑄走來走去,又走來走去想著辦法。

「我知道了!」白白彈了一下指頭,小貓似乎受到驚嚇,躲到顏明霏小腿旁邊。

「妳嚇到牠了啦!」顏明霏抗議道。

 

話才剛剛說完,顏明霏就感覺到小腿肚那邊有一股暖流,就像冬天起床用熱水洗臉的那種感受,暖暖的,好像有電流那樣的,很舒服。

「什麼味道?」小彤轉過頭看著小貓咪。

「尿了。」顏明霏苦著臉,看著一臉無辜的小貓。

白白聳聳肩:「我正想說,貓咪要貓砂,才能大小便。」

 

「貓砂?」顏明霏瞪大了眼睛:「我去外邊花圃挖一點沙子過來,行嗎?」

黃瑄沒好氣:「霏霏,妳開玩笑嗎?當然不行,走吧,我們去一趟寵物店。」

「要多少錢啊?」顏明霏苦著臉。

「不知道,不過妳大概得吃好多天的麵包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essy116
  • FB沒po,我還以爲你有事延遲了
    雖然不是帥帥的,但還是男生啊~XD
  • 我已經想不到結果了哈哈哈

    fumijan 於 2016/08/24 02:35 回覆

  • 瑀欣
  • 第一次看,結果有點欲罷不能,期待趕緊看見下一集了~~~~~
  • 好喔!我會加緊努力

    fumijan 於 2016/08/25 02: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