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允許你隨意進入我的人生,但是,請不要任意離開,好嗎?--《怦然之間》

 

 

  • (5)

 

 

「霏霏不是要準備實習的考試嗎?怎麼還來幫忙啊?」

老闆娘咧著嘴露出缺了一顆小門牙的笑容,油膩膩的手往顏明霏肩膀拍去。

一個漂亮的MOVE閃過了老闆娘的手,顏明霏咬著牙笑著:「要不是因為要多養一隻小貓,以為我願意來這個死不開冷氣又尖酸刻薄錢又少的地方工作嗎?」

 

想是這樣想,終究顏明霏不敢這樣開口。

「我怕妳太忙嘛,可以多幫忙就多幫忙。」

老闆娘尖著嘴巴笑著:「所以是義務性地幫忙囉?」

「老闆娘,那我就打下班卡囉,晚上還得忙報告呢。」

說完,顏明霏脫下身上本來該是紅色,現在已經變成暗紅色的圍裙,一溜煙地拎著自己的背包,抽了兩張紙巾就往外頭走。

 

「妳幹嘛抽兩張啊,擦個手抽一張不就可以了嗎?浪費!」

老闆娘刻薄的聲音在身後,顏明霏帥氣地揮手,從背包裡抽出那張極其珍貴的下午茶兌換券,對著陽光仔細地看了又看看了又看。下午沒課,白白又願意幫忙顧著小貓,顏明霏趁著這個好天氣的下午,準備好好享受當貴婦的感覺。

 

「怎麼,又被老闆娘拖住了?」黃瑄看著手錶。

「不是嘛,總要收拾好才能走,中午兵荒馬亂的,簡直就要昏倒了。」

「說好了,我的部分妳得出一半啊!」黃瑄確認道。

「知道啦,知道。」

唉,還不就因為那天買貓砂的時候身上錢不夠。不過就是砂子而已,沒道理賣得那麼貴啊!黃瑄幫忙付錢之後,交換條件就是貴婦下午茶得帶她一起去,而且她的那一部分,平分。

 

「黃瑄,等一下妳可別點太貴的啊!」顏明霏有點兒擔心。

「就跟妳那一份一樣,擔心什麼。不過我說啊,」黃瑄一把搶過顏明霏手中的票券:「那小貓都來那麼多天了,妳打算給牠取什麼名字啊?」

「噓!」顏明霏把食指放在嘴唇中間。

「妳噓什麼,取個名字又不是什麼機密,小彤她們也在幫忙想呢!」

「不能!不可以!」顏明霏停下腳步,瞪大了那雙本來就很大的眼睛。

「為什麼不能?」黃瑄轉過頭看著顏明霏:「不取名字難道整天小貓小貓的叫牠嗎?這樣牠也可憐了吧,至少取個像裘莉啊、艾薇兒啊這種好聽的名字吧!」

 

顏明霏搖搖頭,眼睛看著自己的鞋子。

「不能幫牠取名字,取了名字就有感情了,到了要分開的時候,會很難過的。」

「霏霏,妳傻啊!」黃瑄搖頭嘆氣:「才剛養呢,就想著分開,沒見過妳這麼悲觀的,不管,一定得取個名字。」

顏明霏只是一個勁兒地搖頭:「不要,有了名字就有了感情,這樣會很慘的。」

 

「霏霏……」

「到了,應該就是這裡。」顏明霏打斷了黃瑄。

兩個人推開門往店裡頭走,是一間布置得很有質感的咖啡廳,一踏進門就傳來濃濃的咖啡香,還有一絲甜甜的蛋糕味道。顏明霏瞇著眼睛,用力地吸了幾口氣。

 

「好香喔!」顏明霏滿足地說道。

「好多人排隊呀,看來是很有名的店。」黃瑄笑著。

「是啊,運氣真好。」顏明霏警惕地看著黃瑄:「別點太貴的啊!」

「知道啦!」

 

終於輪到顏明霏與黃瑄,顏明霏拿出手中如稀世珍寶一般的兌換券。

「我們要一份下午茶,然後跟這個一樣的,再一份。」顏明霏像繞口令一樣說著。

櫃檯的店員拿著兌換券,左看看右看看,還翻到背面看了好久。

「該不會不准使用吧?」黃瑄推了一下眼鏡:「根據消費者保護法規定,這種兌換券也是有價票券,店家不可以隨便拒絕消費者喔。」

「黃瑄,人家沒有這樣說,不要這樣。」顏明霏推了推黃瑄。

「不是的,這位客人,這張票券……」

「是不是今天不能使用啊?」顏明霏滿臉歉意:「那沒關係,我們下次再來。」

「什麼下次再來?為什麼不能使用?」黃瑄雙手扠腰。

「不是的,兩位,這張票券……」

 

黃瑄正要爆炸,捲起袖子就要跟店員理論。顏明霏焦急地拉著黃瑄,身後不知道何時竟然又排了長龍的人群,有的還發出不耐煩的聲音。

 

「怎麼了嗎?」櫃檯後面的門被推開了。

顏明霏轉過頭,然後就被瞬間冷凍在原地,連拉黃瑄的動作都停止了下來。

店員轉過頭:「這兩位拿著這張票券,說要兌換下午茶,然後……」

「沒關係,你幫後面的客人服務,這邊我來。」

這聲音……

 

「兩位,是這樣的,今天的下午茶兌換……」

「沒關係,我們明天再來,明天來了沒有,我們後天再來。」

黃瑄突然換了一張笑臉,還拉了拉自己的短髮,一副小家玉的樣子。

顏明霏繼續被冷凍在原地,就黃瑄自己對著那個男生笑得花枝亂顫。

「不是的,是裡面有些東西,我們沒有賣,不,今天賣完了。」

「沒關係,我不介意的,真的不介意。」黃瑄說著。

「請允許我更換甜點,只會換更好一點的,可以嗎?」

 

黃瑄像脖子沒了骨頭一樣拚命點頭,拉著顏明霏就要往裡面走。

「我們又見面了。」那個男生說著。

「你……你好。」顏明霏不敢看那個男生的眼睛。

你好?你好什麼鬼啊?

顏明霏恨不得把自己丟到地獄去,然後永遠不要回到人間了。

「妳好,兩份是嗎?」那個聲音有點低沉又好聽的男生問著。

「我不要咖啡,要熱巧克力。」顏明霏說。

「我要最香濃的焦糖瑪奇朵。」黃瑄看了看顏明霏,又看看那個男生。

「霏霏,妳……認識他?」

「飛鏢、飛鏢!」顏明霏語無倫次。

 

黃瑄突然停下腳步,害得低著頭的顏明霏撞了上去。

「你就是那個飛鏢男?」黃瑄一喊,安靜的咖啡廳大家都停下了動作與交談。

「小聲點啦,黃瑄!」顏明霏氣急敗壞地推著黃瑄。

「飛鏢男?」

 

那個男生笑了。

不是那種咧開嘴巴的大笑,而是右邊嘴角微微上翹,歪著頭好像想著事情那樣,牙齒白得好像假的,高高的鼻子偏偏配上這樣的笑容。

「是的,我就是飛鏢男。」那個男生笑著,對黃瑄伸出了手:「很高興認識妳。」

 

 

 

 

「霏霏,妳確定這下午茶本來就是這樣的?」

黃瑄看著眼前桌上的甜點,有點目瞪口呆。

「我怎麼知道?」顏明霏拚命地搖頭。

「妳說,飛鏢男說的這個舒芙蕾,一個要多少錢啊?」

顏明霏皺著眉頭苦著臉:「我真的不知道。」

「妳那麼憂愁幹什麼,這樣是賺到了啊!」

 

下午茶、甜點、美好的音樂以及帥氣的飛鏢男。

一切好像都對了,又好像有什麼不對。

熱巧克力一樣香濃,顏明霏偷喝了一口黃瑄的焦糖什麼朵的,好像也不賴。原來咖啡不是記憶中那樣苦澀的味道,說不定下次就可以喝喝看了。如果下次還有免費的下午茶兌換券的話。

 

「那個……飛鏢男!」黃瑄舉手揮舞著。

「黃瑄,妳幹嘛呀?」顏明霏緊張地。

薛昊宸走過來帶起了一陣風,搭配著那臉上像雕刻家創作出來的線條。

「有什麼問題嗎,二位?」

「我想問一下,這個舒芙蕾一份要多少錢啊?」

薛昊宸笑著:「舒芙蕾是我們的招牌,一份要價八百五十元。」

 

顏明霏瞪大了眼睛:「八、八百五十元?」

「對的,希望妳們用餐愉快。」

「等一下,所以要這麼貴嗎?」顏明霏不由自主拉著薛昊宸的手:「我以為只要一百多塊錢的,現在退給你可以嗎?這一份我還沒用過,可以嗎?」

薛昊宸難以置信地看著顏明霏:「為什麼呢?難道不好吃?」

「霏霏,沒關係的,退回去多尷尬啊!」黃瑄拉了顏明霏一下。

「不可以、不可以,這樣太貴了,我負擔不起。」顏明霏著急著。

「沒關係的,為了我們甜點準備不夠致歉,這一份是我個人招待妳們的。」

薛昊宸拍了拍顏明霏的肩膀,瞬間彷彿一股暖流藉著手指頭的動作,觸動了顏明霏身上的開關。顏明霏大腦短路了兩秒鐘,「唰」地一下站了起來。

 

「那更不行!怎麼可以……」

話還沒說完,熱巧克力隨著顏明霏的動作,哐啷一聲,翻倒在桌子上。

在一個這樣完美的帥氣男生面前出糗多麼糟糕呢?

顏明霏日後偶爾總會想起這樣的問題。

那白色的上衣沾上了深咖啡色的汙漬,隨著巧克力的潑灑暈了開來。

慢慢地、慢慢地……

好像眼前的飛鏢男一樣,慢慢地、慢慢地走進了這個宇宙。

然後,這個宇宙就再也沒有人理會白色上衣到底有沒有乾淨的問題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