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幼年時候有個極其無聊又微不足道,卻令我念念不忘的夢想。

我想一整,整整一天二十四個小時,跟我最好的朋友、也許是那個某某某,好像
已經娶了個廣州美嬌娘的誰誰誰,或者我忘記了的那一個,最還有我暗戀的、小
時候會在本子上寫下名字一百次的那個夢中情人、或許她已經是幾個孩子的媽了
,一起,整整一天,二十四個小時不間斷……

打枕頭仗。

五年級我終於忍不住,在一個叫做某某森林遊樂園嘗試了一次,差點送去急診。
此後再也不曾玩過枕頭了。
那是多麼遺憾的事啊。

我只想用打人不會痛的東西,狠狠K幾下他們的頭,順便罵幾句當年被罰抄好多
次的髒話,可惜我不行,當然只是因為我會過敏而已。

噢一個夢想讓我念念不忘這麼久了,說起來真的很臉紅。
就如同我上網看見了別人的相簿、也許那是我朋有或者讀者或者路人。那張照片
的景色好熟,然後就會陷入沉思。往往與照片的景色無關,會突然想起某個人或
者某個好久沒去的地方,而那位仁兄或者大姐我根本不熟或者只見過一次面。那
照片的地方,其實我也不懷念。

就一直想一直想,真希望想著時間暫停我就不會蹉跎了。可惜我依舊蹉跎著。
然後說真的,我好喜歡想,年紀越大、彷彿就沒那麼多空想的時間了。

駱駝催促著蹉跎的我馱著落落長的行囊搓揉著雙手看著駱駝繼續蹉跎。

你真無聊把上面的那段話唸完還想他的意思我也真服了你。
I   服了 You,你懂吧?

上個月底一趟大馬。
那種感覺就像想打一場枕頭仗一樣。
早在多年前就有邀約,希望我去一趟,因為批哩啪啦,又因為嚕啦嚕啦,就沒去了。
這麼一啦,就是好多年過去。

也不是頭一遭往外地去宣傳簽名演講,反正就那樣,工作嘛。當成去玩。
還可以見到那些只看過照片以及文字的人們,管他叫做讀者還是朋友還是枕頭。
然後在他們以為我不認得他們的時候說聲『我知道啊』。

幹這樣暗爽像不像偷摸到小女生的手的中年糟老頭?

這一趟倒是沒有什麼風霜。也無太多奔波。可以說被照顧得挺好。
書展旁、我住的地方,實在太像渡假聖地,我的窗子望外看,就是個沙灘池子。
每天早晚採訪的Labby,看出去的景色也靠腰的美。

最後一晚因為私人工作住在靠近市區,也是很高檔,一瞬間我都以為自己是天龍國
來的子民了。

這些幸福來自於我的好運。這些年來我的工作很順利,雖無大財大利,總沒餓著也
沒有絲毫委屈。身邊總是一堆好人,此次讓馬新城邦的周總招待了,心裡很是感激
,不料此次周總來台,我卻連親身帶周總逛個夜市也無能為力,真是丟盡了台灣囡
仔的臉,在這邊我向大家道歉。

在馬來西亞書香書展的演講很糟。
我必須這麼說。
但是重點達到了,就是我見到你們,而,你們見到我。

我的口頭禪很粗俗,但那是真的。別怕自己剛洗手或者很多手汗。
『就算妳剛剛摸了大便,我還是要跟你握手』。真是抱歉啊抱歉啊抱歉。


寫作很好玩的。
玩著玩著就跑了那麼多地方識得如此多的人,運氣。
當然,謝謝你們。
回想起來,我已經好久、好久、好久沒好好地坐下來寫點東西了。

如果願意,我們來打個枕頭仗吧。
至於那個殺小雕的,只是突然好冷,我想去外面拿自己的鼻涕做個冰雕。
無意識地亂寫的標題。

也就是傳說中的、句末助詞,無義。

牢騷是多了點,也不便交代繁瑣的近況。總之投資了一些奇怪的東西,接著,
就繼續投資一些其怪得東西。我知道我真的很怪異,很多人也習慣了但是,

我偶爾還是會正常地說些話的。
例如……

今天天氣很好,有點冷,陽光普照。近晚下了點小雨,也更冷了些。
今天心情很好,有點冷,不見天日。你走了下了點小雨,也更冷了些。

心情很好。
聽歌很好。
看著窗外很好。
沒有你很好。

如果不要騙自己,更好。








這種東西我隨便寫有兩萬多句,剛失戀、被拒絕、想哭的,請留言。
我會讓你放縱大哭一場,不收費的。你看這種東西多廉價,就是出現在一堆不知
所云的廣告以及MV的台詞或者口白。

這麼廉價,受到多少專業人士唾棄的文字……
老實說,其實比較能打動像我這種普羅百姓的心。

說多了,咱們下次見。
等我有空好好待在電腦前再考慮寫本小說吧。
畢竟我的檔期很久之後了,不趕。



Sincerely

敷哥



創作者介紹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coffee@wen
  • 我是想哭的~
    最近好想流淚可是卻好像得了“乾眼症” 呵呵
  • 豆腐花
  • 抹茶冰淇淋好不好吃?
  • chiyarn
  • 【我知道啊】真的有感動到我了T.T

    ps:我還真的很仔細的去念了那一句駱駝蹉跎的@@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