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 Thu May 15 04:45:18 2008













  晚會的時候,天空又飄起小雨。

  還好雨不大,還不至於湮熄我們費力升起的營火。

  扣掉一連串的表演,大家都很興奮,好像等待煙火爆炸的前一秒鐘一

  樣,呼吸都有些拘謹。



  表演當然沒有我的份,我在一旁複習舞蹈動作,可不希望糗了自己也

  糗了那麼久以來的練習。

  我站在最靠近外圍的木椅上,小右是街舞的表演者,雖然我覺得他跳

  舞像極了打太極拳的駱駝,但是學妹們崇仰的眼神卻讓我不得不佩服

  他。可惜我不會跳街舞,所以無法在他面前說嘴或者評判。



  『學長,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呢?』

  「啊?」我嚇了一跳。



  黃若琳在我眼前偏著頭笑著,我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



  「我……在休息。」我支支吾吾。

  『是嗎?真辛苦你們了,辦了這麼好的迎新。』

  「不要客氣,應該的。」說得好像我做了什麼一樣。

  『聽學長說,等會兒的夜遊,是你主辦的?』

  「是沒錯。」我點點頭。

  『會很恐怖嗎?』

  「到時候就知道了吧。」我賣關子。

  『后,學長都不說。』

  「我怕剪斷妳的想像囉。」

  『嘻嘻,你幹嘛學我說話。』她偏著頭的樣子,笑靨如花。

  「回去隊伍吧,享受這樣的氣氛。」





  『接下來,就是晚會的重點了。』

  阿炮拿著麥克風,大家安靜下來,聽起來有回音。

  我趕緊走回集合處,黃若琳走在我前方,回過頭對我笑了一下。

  那一秒鐘我像被誰拋在空中一樣,然後她轉回頭去,我又回到地平面。



  『所有男同學排在最外圈,女同學在最內圈,兩兩相對,不要偷偷接

  吻,抓到的要罰那個人學狒狒求偶。』



  大家都笑了。我也是。

  這樣的情境讓人覺得好像喝了點紅酒。

  微醺微醺的。



  因為男生的嚴重不夠,所以班上的女同學就負責擔任男生。

  很多女生雖然早就知道,也不免惋惜無法跟帥氣的學弟跳舞。

  我的右邊是小右,左邊是班上另外一個長頭髮的男生。



  彥伶跟阿凰在我們對面,差不多要稍微別過頭才可以透過人群看見。

  這樣的距離不算太遠。



  『大家準備好了沒有?』

  『好了!』



  音樂播放。

  這是我第一次聽見這個音樂,以往的練習都是默記腳步。

  第一次。很好聽。





  *



  帶著笑容妳走向我,做個邀請的動作。

  我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只覺雙腳在發抖。

  音樂正優揚人婆娑,我卻只覺臉兒紅透。

  隨著不斷加快的心跳,踩著沒有節奏的節奏。



  鼓起勇氣低下頭,卻又不敢對你說。

  曾經見過的女孩中,你是最美的一個。



  要是能就這樣挽著妳的手,從現在開始到最後一首。

  只要不嫌我舞步笨拙,妳是唯一的選擇。



  *







  要是能就這樣挽著妳的手,從現在開始到最後一首。

  只要不嫌我舞步笨拙,妳是唯一的選擇。



  不斷重複著。重複著。



  音樂開始的時候,我被這麼美的曲調誘惑了。

  於是我的舞步稍微停滯了一下,差點忘了要帶領面前的學妹一起跳。

  等我回過神來,趕緊偷瞄了一眼小右的動作,然後跟上。



  『學長,你很緊張嗎?』前面的短頭髮學妹說。

  「不會,不會。」我掩飾得很差嗎?



  我拉著學妹的手,不時偷瞄旁邊的動作。

  學妹倒比我熟悉,我很意外。



  「妳會跳?」我問。

  『當然啊,高中團康就跳過了,只是奇怪應該是女生在外圈的。』

  「是嗎?」我好奇,「可能因為系上男生少吧。」

  『無所謂囉。』



  ”只要不嫌我舞步笨拙”。

  我總覺得這歌詞是寫給我聽的。真尷尬。



  跳了第二次之後,換了下一個學妹,我逐漸熟悉了舞步,也開始不笨

  拙。我已經可以帶領著學妹的舞步,腦海中沒有任何邪惡思想,也許

  像我這種笨蛋,連做壞事的資格都沒有吧。



  第二次之後,就開始只重複後面四句。

  然後一個接著一個,我們在這個青春的場合裡面轉圈圈。

  還好。因為我一直覺得自己在”只覺雙腳在發抖”這個動作,還真像

  狒狒在跳偶舞。



  不停轉著圈,我開始覺得這個舞步充滿了活力。

  發明這個舞步的人,真是天才,巧妙的揉合了年輕男女對於遊戲的熱

  忱,以及不斷轉圈的過程中,遇見了多少人,有機會牽過多少雙手,

  而最後那雙手,才是自己的依歸。



  我們有辦法握緊最後那雙手嗎?

  誰知道呢?



  音樂重複了幾次,大家笑得很開心,尤其中間阿炮跟小麥的示範,

  簡直好笑的無與倫比。

  阿炮真是個無厘頭大師,連這樣的舞步都可以搞笑。



  音樂即將結束的時候,我的面前出現了黃若琳。

  我有些緊張,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學長,你要好好跳喔。』她抿著嘴笑。

  「我會好好加油的。」我說。



  如果能就這樣挽著妳的手,我想我會盡量不讓妳發現我的緊張。

  雖然音樂的聲音悠揚著,我還是偶爾會聽見營火發出”嗤嗤”的聲響。

  好像什麼東西在這一刻燃燒著。



  我想那是我的緊張吧。



  音樂結束之後,黃若琳對我做了剛才舞步中那個拉裙襬的動作,我像

  個木頭人一樣,只好趕緊做出那個邀請的動作。



  『走了,該去準備了。』小右過來催促我。

  「喔喔。」我對黃若琳笑了笑,然後離開。



  接下來是胖弟跟阿炮他們表演小虎隊的舞蹈,我沒機會看。

  所幸彩排練習的時候,我已經看到想吐了。



  在拿著道具走往夜遊場地的時候,小右湊在我耳邊。



  『那個學妹好可愛喔。』他不懷好意。

  「是啊。」我若無其事地。

  『你學壞囉,嘿嘿。』

  「你才壞掉咧。」



  我搥了他一拳。



  『你們在說什麼?』彥伶跟阿凰走近我們。阿凰笑著問。

  「沒有,他在打嘴炮。」我說。

  『他喔,牽到學妹的手,開心的不得了。』

  『是嗎?哪個學妹啊?』阿凰說。

  「沒有,他亂講。」

  『急著澄清,肯定有鬼咧。』阿凰刻意嘲笑我。

  「真的沒有。」



  我偷偷看了都沒說話的彥伶一眼,她只笑,沒說話。

  到了會場,所有女生都畫好很白很白的濃妝,然後我點起香。



  「大家先來拜拜。」我說。

  『我是基督徒,不能拿香。』彥伶在我身旁小聲地。

  「沒關係,那就站在旁邊,禱告好了。」我點頭。

  『你很貼心。』

  『你們在說什麼情話?』阿凰歪著頭問我們。

  「別胡說。」我緊張地看著彥伶。



  彥伶沒有什麼表情,像個溫暖的陽光一樣笑著。

  由始自終,我都在這樣的陽光下。



  「大家到定位等候,我先去帶領學弟妹,記得自己的位置跟動作。」

  「還有,小右記得放音樂,差不多走到下面轉角就要放了。」



  我交待了所有事項之後,走回集合場,大家已經從營火晚會地點撤退。

  滿頭大汗,一方面因為趕路跑回來,一方面是緊張。

  阿炮把麥克風交給我,我有點緊張,面對這麼多人。



  「學弟妹大家好。」我說。

  『好!!!』

  我嚇一跳,沒料想這樣的問候會有這麼熱烈的回應。



  「謝謝大家的回應。」我抓抓頭。

  然後大家都笑了,我有點不好意思。



  「接下來是夜遊活動,有幾點要大家注意。」

  「第一,請不要開玩笑,不要拍同學的肩膀,不要打鬧。」

  「二,每個關卡都有指令,拿到最多指令的小隊會加分。」

  「三,我會一個小隊、一個小隊帶過去會場,請小心腳步。」



  我轉頭看了看阿炮,他對我點頭,不知道是讚許,還是確認。



  「接下來跟各位說幾個這裡的傳說。」

  我深呼吸之後,整理自己的思緒。



  我開始說一些從網路上看來的鬼故事,經過一點渲染,繪聲繪影假裝

  是這裡發生的故事,很多學妹怕得閉上眼,差不多有效果了之後,我

  結束說話。



  「那麼就開始吧!」



  我從第一小隊開始帶領,每個隊伍的排頭手上都拿著我們發放的火把。

  氣氛怪恐怖的,很成功。

  走到坡道下轉角,恐怖懸疑的音樂開始播放,有些學妹已經尖叫了。



  成功了一半。



  然後讓他們自己走,我去帶領下一個小隊。

  一直到帶領第四個小隊的時候,小右突然往集合場跑了過來。



  『幹,有學妹昏倒了,快過來。』小右對我說。

  「媽呀!」我大驚失色。





  就差一個小隊,就是黃若琳那一隊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umijan 的頭像
fumijan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