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話

 

  遇到困難的時候,我習慣了不掙扎。

  如果你總是在路邊看到一個男子,

  只會對著天空伸出中指。

 

  那就是我。

 

 

 

  □

 

 

 

  不知道屁精替我拍的照片,有沒有拍醜了?

  雖然我並不是什麼大帥哥,但我還挺在意形象的。

  形象這種東西,就像卡在齒縫的菜渣一樣,自己看不見,路人卻

  是一清二楚,騙不得人的。

 

  對於這種形象的高手,就是屁精讓我想起的今川老師。

  我思考了很久,終於寄出了一封E-mail給他。

  當然,我也在部落格上放出這樣的消息。

 

  『我找了一個非常強悍的幫手來協助曼妞!』

 

  這樣的文章,掀起了很強大的漣漪。

  有人認為我這樣做是在打擊曼妞的自信,有人原先以為我是隨口

  亂說,沒想到我是玩真的。其實,到目前為止,我還不清楚自己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在收到今川老師的回信之前,當初採訪我的編輯先寄了封信給我

  ,內容主要是告訴我,這次的採訪已經刊登了。聽說有四分之一

  的版面這麼大,我簡直受寵若驚。

 

  沒多久之後,我的電話響了。

 

  「你說。」我接起電話。

  『不要,我偏不說。』這個聲音有點陌生。

  「那妳不要說。」是個女生。

  『你收到我的信了?』

 

  很好,這個疑問句的結尾,很快讓我搜尋出這個女子的資料。

  若我沒估算錯,這個女子短髮。皮膚白,身高不高。

  這個時候,這拿著電話。

 

  『這個誰都知道吧!』電話那頭回答我。

  「我收到了,謝謝。」

  我有點尷尬,是之前採訪我的記者,因此有我電話不意外。

  『你看了報導了?』她說。

  「還沒有,明天去買還來得及嗎?」

  『可以啊,那我昨天再打給你。』

  「昨天已經過去了,妳怎麼打給我?」我疑惑著。

  『是啊,昨天都已經過去了,你怎麼買昨天的報紙?』

 

  好厲害。

  也許我太久沒好好鑽研文字,如今卻被一個文字記者操弄著。

  真是有辱我作家的名聲。

  這類的文字陷阱,其實不算太難。

  如果很不要臉的寫在小說裡面,嚴格說起來就是騙字數而已。

  「好吧,我立刻去買。」我說,「妳等我。」

  『好的。』記者笑了笑,『在寫作嗎?』

  「不。」我搖頭,馬上發現搖頭不會有人看到,心底一陣發寒。

  『那在休息囉?真抱歉。』

  「不,我全身冒冷汗。」

  『你……感冒了?』

 

  我再次搖頭,心裡的恐懼越來越清楚。

  『不過就是對著電話搖頭而已,有什麼好恐懼的?』

  我敘述了狀況告訴她之後,她鼻哼了一聲。

  「不,妳不懂。」

 

  我很認真。

  試想,我對著電話搖頭,代表沒有人會看到。

  沒有人看到,我們通常都會形容--

  「你是搖頭給鬼看嗎?」

  假設現在這個房間裡面,有十七個鬼,同時看見我搖頭。

  這個還不夠令我恐懼,假設神通廣大的鬼,在妳的房間裡面,

  看見我搖頭的話……

 

  『你好機車喔!』

  我還沒說完,記者小姐大吼了一聲。

  我知道自己報仇成功,但這樣的技倆有點太過分了。

  電話那頭突然沉默了起來,只有空氣中詭異的”嗡嗡”聲。

  「喂……」我試著溝通,沒想到卻沒有回應。

  「對不起啦,我是開玩笑的……」還是沒有回答。

 

  大約過了幾分鐘,或許沒那麼長,可能幾秒鐘而已。

  電話那頭出現了尖叫聲。

  「怎麼了?」

  記者小姐傳來一陣急促的喘息聲。

  這個時候的我,當然不會想歪。

  如果你想歪了,請檢討自己的人格。

 

  『鍵盤……』顫抖著聲音。

  「鍵盤?鍵盤怎麼了?」我好奇。

  『鍵盤自己動了……』

  「啊?」這下我真的緊張了。

  正當我想詢問的時候,電話突然掛斷。

  我回撥只進入了語音信箱。

 

  半個小時之後,我收到一封信件。

 

 

 

  □

 

 

 

  你怎麼知道,我們都看到你搖頭了?

  記得,不要隨便回頭看,記得……

 

 

 

  □

 

 

 

  短短兩句話,嚇得我屁滾尿流。

  記者小姐寄過來的信,真的讓我完全不敢回頭。

  我顫抖著雙手,拿起電話嘗試做最後的掙扎,電話卻打通了。

 

  「喂……」我謹慎地開口。

  『嗯?』記者小姐若無其事地。

  「剛剛我收到妳的信……」

  『信?』

  「我真的嚇到了。」我說。

  『什麼信?』

  「不要鬧了。」我說。

  『什麼信?』她繼續裝傻。

 

  她裝傻,我只好裝死。

  我故意大叫了一聲。

 

  「啊……」我把電話離開我嘴巴,「啊!」

  『又怎麼了?』記者小姐問我。

  「好恐怖喔……」我想繼續裝死。

  『你怕鬼嗎?』她問我。

  「當然怕啊。」我理直氣壯。

  『你剛剛真的嚇到了?』她探詢地問著。

  「真的,頭皮發麻。」我點頭。

  『不要點頭,我看不見。』

 

  我哈哈笑了起來。

  這個女孩真是……

 

  『好吧,那就算我贏了。』她說。

  「對不起啦,玩笑開過頭。」我致歉。

  『不會啊,挺好玩的。』

  「那我先去買報紙。」我說。

  『不需要,我已經寄了一份給你了。』

  「那妳剛剛又叫我……」

  『我只是問你買了沒,怕你浪費錢。』

  「區區一份報紙……」

  『怎麼?』

 

  我收到了今川老師的回信。

  當信箱出現那封信的時候,我忍不住興奮地歡呼了一下。

  「我先忙一下,等我看完報紙再跟妳道謝。」

  『等等……』

  「怎麼?」

  『沒事,你先忙吧。』

 

 

 

  □

 

 

 

  我是今川。

  好久沒跟你聯絡,沒想到你還記得我。

  你說的那個女孩,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戀愛這方面我完全沒轍,要我提供什麼幫忙呢?

  我後天去紐約,等我回來碰面說吧。

  我很有興趣。

 

 

 

  □

 

 

 

  收到這封信之後,我簡直快樂要飛起來了。

  這讓我想起第一次看見自己寫的書,那種無與倫比的美好。

  我迫不及待打電話給曼妞,宣佈這個好消息。

 

  『老爺?』電話那頭的曼妞顯得有氣無力。

  「告訴妳一個好消息,我找到幫手了。」

  『是嗎?』曼妞提高音量,『幫手?』

  「先告訴我妳減肥的成果。」

  『老爺,才一天而已,我能瘦成什麼樣子呢?』

  「這個倒是。」

  我深呼吸了一口:「我找到了一個改造妳的王牌。」

  『是電視上那個今川老師?』

  「妳怎麼知道?」我訝異不已。

  『你的部落格不是有寫嗎……』

 

  是啊。

  沒想到曼妞也會持續關注我的部落格。

  「怎麼樣,開心嗎?我收到他的回應了。」

  我興奮地:「接下來,我們就可以……」

  『嗯?』曼妞的聲音還是沒什麼元氣。

  「妳怎麼不太興奮,這麼棒的幫手!」

  『我很興奮啊。』

  「妳聲音聽起來不像。」

 

  過了幾秒鐘之後,曼妞才開口。

  『哇,我好開心啊,真是太棒了,我好開心啊!』

  聲音聽來有點虛假,讓我很不高興。

  「妳在敷衍我嗎?」

  『不是。』

  「所以妳並不開心?」

  『我真的很開心。』

  「看來是我一廂情願,好吧,當我沒說過。」

  我有點惱怒。

  『老爺不要啊,我真的開心,只是肚子餓……』

 

  聽見了”老爺不要啊”幾個字,我忍不住笑了。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umijan 的頭像
fumijan

【敷式理論-米將軍】

fumij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晴
  • 看到一半我也不太敢回頭了…

    她只不過餓了,你別氣呀
  • 姿姿
  • 哈哈哈哈哈
    老爺不要阿XDD
  • Jamie
  • 甲咪看到老爺不要阿也笑了...........